8

错失的临界点

华盛顿—在美国和世界踏实既受新的基于特朗普的现实之前,让我们来窥探一番美国人民没有选择的那条路。假设我们上周三醒来,发现克林顿当选了美国总统。并且,不是葡萄牙前总理古特雷斯,而是新西兰的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或保加利亚的克里斯塔利娜·乔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被遴选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继任者。

克林顿将和英国的梅和德国的默克尔一起,在G7形成临界规模。而女联合国秘书长将让女性拥有世界三大国际组织中两个的最高职位。

在拥有如此多女性领导人的情况下,我们将开始问一个问题:当女性统治世界时,会发生什么?世界会变得对女性更加友好吗?它会有所不同吗?

按照社会学家的分类,女性领导人可以归为两类:蜂后型,不太可能帮助其他女性晋升;以及正义女神型,将把其他女性的晋升列为重点。大部分早期先驱,如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印度的英迪拉·甘地和以色列的梅厄夫人,都属于蜂后型;她们都回避女权主义。最近,正义女神型开始得势。阿根廷的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巴西的罗塞夫、冰岛的西于尔扎多蒂(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为女性赋权并帮助她们在各自国家提高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