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数字之外的贫困

亚松森—什么是贫困?几十年来,我们用数字来给它定义,世界银行目前的标准是个人收入低于每天1.90美元。但一个数字是无法捕捉到贫困的复杂性的。用收入以外的指标进行衡量对于理解穷人的需要和给予最优援助至关重要。

下周,世界银行将在华盛顿召开春季会议,我们有机会设定包含贫困的社会和环境因素在内的基准。世界银行承认应该考虑收入之外的指标,并在最近成立了全球贫困委员会推荐增加的指标。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尽管众多公共和私人团体已经开始收集影响贫困社区的一系列问题的数据,如营养、母婴健康、教育普及度等,但这些信息仍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并很少在机构间共享。但也有一些希望之光,如社会进步指数提供了一个追踪不同国家多种贫困指标的框架,可以补充传统的基于收入的指标。

当我们依靠一个数字来衡量贫困时,我们误判了穷人的需要。在我的祖国巴拉圭,我与我国最大的社会机构之一巴拉圭基金会(Fundación Paraguaya)合作为成千上万最贫穷巴拉圭公民提供微金融、教育和培训。我们着眼于六个贫困维度的50个指标,包括收入、住房、教育和基础设施。

我们的客户之一唐娜·梅赛德斯(Doña Mercedes)现在是一位成功的微企业家,她出身于距离首都亚松桑不远的农村社区。当她从巴拉圭基金会起步时,她与16位其他家庭成员共享一个单间,在泥土地板上支起一个小火炉做饭。现在她有了水泥地板、砖瓦房和独立厨房,还有500美元个人储蓄。

通过使用巴拉圭基金会的贫困自我评估,她得以逐一认识和解决自身需要。传统方法主要专注于估计家庭支出和收入源,而巴拉圭基金会的自我评估帮助唐娜·梅赛德斯将她的需要分解为50个具体的部分,让她可以逐步逐个努力解决,并随时监控效果。

比如,她自我评估了卫生间和厨房状态、在家吃的食物的质量、家庭的牙齿健康、房子中独立卧室的数量,甚至她的自尊心和决策能力。一张简单的贫困地图通过信号灯的颜色——红、黄、绿以及将重点区域高亮显示帮助她追踪自己的进步。接着,她计划为房子增加两个卧室并致力于拓展生意。

巴拉圭基金会能够在��界其他地区复制这一类型的成功。我在坦桑尼亚农村社区工作了三年,帮助南方高地(Southern Highlands)的村庄根据本地环境采取我们的贫困指标解决水、卫生和电气化需求。南非、尼日利亚、乌干达、中国和其他国家也进行了类似的努力。

如果有公共部门的支持,我们可以取得更大的进步。巴拉圭基金会收集了各个维度的丰富数据,光是在巴拉圭每年就要追踪8,700多户家庭。如果这一信息可以为巴拉圭政府所用——它有其自身的收集数据方法——我们可以更快确定贫困区域,为每户家庭制定个性化的帮助计划。由于信息为自我报告,这类合作能够实现定向援助,突显出所需要的具体的公共服务。

此外,如果世界银行全球贫困委员会采取多维度贫困衡量指标,将刺激其他组织收集和共享更加详细的贫困数据。这将让援助工作者获得更加全面的世界贫困地图,有助于提高世界各地扶贫措施的效果。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要决定选择纳入那些指标绝非易事,甚至决定如何制定通用标准也不容易;但即使是采用一些最基本的指标也能刺激进步。长期以来,每天1.90美元这样的一维指标误导我们对穷人的问题——以及更重要的,问题的根源的认识。我们知道,每天1.90美元的基准不能充分抓住巴拉圭等地区穷人的潦倒状况。

幸运的是,如今世界银行似乎认识到其基于收入的指标的局限性。确保正确的援助类型及时高效地到达最需要的人需要发展政策制定者采用巴拉圭基金会等组织已经学会收集的多维贫困数据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