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世界银行的新使命

华盛顿—绿色革命被认为是经济发展史上最伟大的成功。20世纪六七十年代,高产谷物的创造和采用改变了印度经济,让发展中世界的数十亿人免受饥饿困扰。

如今,负责绿色革命的机构——由全球15个研究中心联合而成的国际农业研究顾问集团(Consultative Group on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CGIAR)——的未来岌岌可危。CGIAR的主要出资人之一世界银行正在考虑收回财务支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决定本身便足以令人担忧。CGIAR的使命是全球粮食安全,而基础农业研究有巨大的潜力能够为世界贫困人口带来经济回报。但更令人担忧的是世界银行所释放的信号:它不再会支持对保证上个世纪社会、经济和政治进步至关重要的资金不足的全球公共品了。

准备削减CGIAR资金是世界银行降低四亿美元管理预算——行长金墉在2013年所做出的 承诺——的措施的一部分。目前,世界银行每年为CGIAR提供5,000万美元;这一数字将削减至2,000万美元,并可能在几年内完全取消。

这笔钱本身并不会对这两个组织造成过大影响。所涉数字与2013年世界银行所提供的全球减贫援助和低收入国家援助总金额520亿美元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对CGIAR来说,世界银行支持的削减尽管痛苦,但也并非灾难;2013年,该组织活动经费支出为9.84亿美元。

但是,世界银行——最重要的全球发展机构——事实上宣布了农业研究不再是发展重点。事实上,CGIAR的资金并不是唯一受到威胁的资金。世界银行叶子啊考虑数额虽小但功效巨大的全球发展网络(Global Development Network)拨款,该网络为发展中国家研究者提供资金支持。其对采掘行业透明度计划(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该计划旨在促进与自然资源有关的交易的披露,目的是减少腐败)的支持也有可能削减;对热带��病研究和培训特别计划(Special Program for Research and Training in Tropical Diseases)的出资亦然。这些以及其他计划都由世界银行发展资助基金(Development Grants Facility)支持,该基金被当作行政预算削减的可能对象。

世界银行所提供的、用来支持发展相关的全球公共品的供给的资金从未占据世界银行支出的大头。世界银行用于支持CGIAR和其他受助机构的资金大约在每年2亿美元,这与2012年世界银行贷款总额350亿美元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削减计划的目标却盯上了这个世界银行活动应该扩大而不是削弱的领域。

平心而论,成立之初,世界银行并没有被当做全球公共品供给机构的出资人。它的主要使命是——现在仍是——向政府提供贷款和技术援助。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主权借贷、私人投资和移民侨汇,世界银行对发展中国家融资的重要性在二十一世纪大大降低了。

世界银行的贷款或担保总是与专家和顾问捆绑在一起,这仍然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如我曾经所指出的,世界银行还应该有另一个可行方案。作为世界主要和唯一完全全球化的发展机构,世界银行十分适合——实际上也有责任——为全球公共品的管理提供支持、融资和制定重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银行的一个或多个成员国政府应该承担起责任来。世界银行对最近的埃博拉疫情反应迅速,令人印象深刻地证明了它有能力解决全球问题。此外,今年国际社会将批准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农业研究和开发、土地和水用途优化以及森林保护等领域的投资非常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目标。

美国如果能与德国、英国和中国紧密合作,应该能够为世界银行制定这方面的明确使命。世界银行二十世纪的使命——帮助各国满足发展融资——对于可预见的未来仍然至关重要。但世界银行也有空间在二十一世纪转移重点,增加对发展的一个核心前提的强调:小心管理和保护全球公共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