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工人们的天堂吗?

    剑桥--众多工会组织在政治上东山再起是否会阻碍全球化的进展呢?或者其日益增长的实力通过促进平等和公平而让全球化更为可以持续呢?不管怎样,工会在2008年及其今后将会成为我们的经济制度演进中的一个难以琢磨的因素。

    工会日盛的影响力在最近许多事件中都昭然若揭。德国总理默克尔为邮政职工提高最低工资引发了争议;几个美国总统侯选人对贸易和移民公开表示担忧;而中国领导人最近则对劳工标准表示关切。

    工会在智识上的受尊敬程度与其政治影响力一样在复苏。几十年来,经济学家们诽谤说工会增加了失业并限制增长。现在,工会运动则得到了思想界人士例如格鲁格曼的支持。他们说人们需要更为强大的工会来对抗全球化最为糟糕的方面。

    在美国,工会突然间作为一支政治力量显现尤其令人惊讶。美国私营部门工会成员人数从1975年的25%下降到今天的8%。从高技数的谷歌到大型零售店沃尔玛,美国的公司有办法把工会组织拒之门外。公共部门的成员比例达到35%,也只有它才继续保持成为工会的堡垒。我儿时最好的一个朋友嫁给了一个工会组织者。他发现在美国根本难以找到工作,于是最终举家搬到了罢工快乐的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