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oman rides a bicycles in Ouagadougou SIA KAMBOU/AFP/Getty Images

什么促进了发展中国家的性别平等?

华盛顿—3月8日,世界将迎来国际妇女节,这个节日是一年一度的重振性别平等的机会。今年的三八妇女节正逢妇女权利的重要时刻,“我也是”( #MeToo)和“抓紧时间”( #TimesUp)等全球运动正在让人们的注意力重新集中于妇女在社会和职场生活中所遇到的歧视型对待上。

但是,尽管发达世界妇女向性别偏见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但发展中国家的妇女和女童仍然着眼于小胜利。在这个国际妇女节,我们切不可忘记在全球最贫穷的社会里,贫困、饥饿、家庭暴力和歧视仍是阻碍性别平等的巨大障碍。

我在全球南方研究性别和发展问题有15年之久。在研究过程中,我访问过来自从印度到布基纳法索的数千名妇女,主要话题集中在一个问题上:国际社会如何改善世界最贫穷妇女的福利?答案是帮助她们从事她们自己已经在做的事。

不论在什么地区(尤其是发展中世界),妇女赋权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促进财务独立。在很多地区,这意味着支持“非正式储蓄组织”,即由意气相投的妇女组成一个网络,共同出资形成一个共享资源池。这笔资金可以用来支持一切项目,比如小笔商务支出、学费、医药费等。

基于社区的储蓄组织——光是在亚洲和非洲,这种组织就有数百万之多——正在改变日常生活。我曾经在布基纳法索遇见一位妇女,靠储蓄网络的金融资源救了自己儿子的性命。一天晚上,她的儿子剧烈腹泻,她叫了一辆出租车把他送到最近的诊所。但出租车和救护车一样,必须先付钱才提供服务,但她没有钱。幸运的是,一位参加了一个医疗储蓄组织的邻居能够慷慨解囊。立即能够获得现金很有可能是她的儿子能够活下来的主要原因。

大部分储蓄组织贷款都是类似的小额贷款。比如,在贝宁,一个组织的平均贷款规模只有9美元。但贝宁平均年收入不到800美元,一小笔钱就可以造成巨大的不同。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不幸的是,许多储蓄组织尽管十分重要,却没有实现规模;大部分此类组织脱离官方服务运转,这削弱了它们的效果。贫穷社会的妇女必须“抱团取暖”,但要摆脱饥饿和贫困,她们还需要政府和国际机构的帮助。因此,我的组织格雷米恩基金会(Grameen Foundation)运用数字技术和移动电话将储蓄组织和其他服务提供者联系在一起。

我们最大的项目之一在布基纳法索。这是一个位于西非的极端贫穷国家,大约55%的人口一年总有一段时间口粮得不到保证。自1993年以来,我们与近3,300个储蓄组织的73,000多位妇女进行了合作,为需要它们的妇女直接提供服务。总体而言,我们的参与者平均年龄为40岁,文化程度为文盲,依靠出售芝麻和花生等农作物为生,每周只能挣7美元。项目启动时,只有大约一半的参与妇女说感到在家里有得到赋权的感觉;许多人都害怕自己的丈夫。

如今,这些情绪正在慢慢改变。我们充当了一座连接非正式储蓄组织与银行、医疗中心、学校和农技服务之间的桥梁,帮助妇女做出有关粮食使用、营养和支出的更好的决策。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加强资产管理技能让妇女在社区中发出更响亮的声音,从而降低贫困率。我们主办的“性别对话大会”还加强了家庭关系。

在每一次实地访问中,我都会对这些措施如何影响妇女生活感到高兴。在一次最近的访问中,我遇到了一位名叫拉斯马塔(Rasmata)的年轻母亲,他告诉我,在她的储蓄组织所提供的安全网的支持下,她得以在丈夫移居海外、父亲去世、干旱持续不退的情况下养活全家。她正在设法实现收入多样化,进行财务管理,甚至用上了气候智能农作技术。最令人欣喜的是,她自我定位为一个“努力工作、有礼貌、严格、有进取心的妇女”。

不管身居何处、财务状况和教育程度如何,所有妇女都应该这样自我定位。因此,在本周全世界庆祝妇女在通往平等的漫漫征途上所取得的巨大进步时,我会想到像拉斯马塔这样的妇女,她们几乎一无所有,但取得了如此不凡的成就。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ZYCfFZ9/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