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拉伯妇女未竟的革命

费斯—尽管中东地区的妇女积极地参与了2010年末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起义,但她们仍是二等公民,即便在群众起义推翻了独裁统治的地方也是如此。事实上,如今,不少国家掌权的伊斯兰政府比被他们取代的暴君更热衷于将妇女排挤在政坛之外。

在采访该地区妇女的过程中,我被她们的悲观情绪深深地震惊了。她们担心丧失权利。她们认为经济崩溃随处可见,这让暴力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随着社会契约的腐蚀,她们感到越来越无助。我不止一次听她们表示目前的状况还不如革命之前。

阿拉伯之春后,国会和政府内阁中的女性代表要么不存在,要么无足轻重,妇女活动家担心伊斯兰政党会采取性别歧视的反动政策。比如,在埃及,占据议会多数的自由公正党(Freedom and Justice Party)宣布不能由女性出任总统。在2011年推翻前总统穆巴拉克的起义中,妇女居功至伟,但在此后的所有决策过程中都鲜有女性身影出现。

在摩洛哥,上任内阁中有八名妇女,而在今天的伊斯兰政府中只剩下一名。1月,伊斯兰教徒占多数的议会采纳了一项法令,将女孩适婚年龄从18岁降至16岁,这是一次大倒退。摩洛哥女性强烈抗议,但完全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