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性和发展

哥本哈根—一个出生在南亚和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女童面临着残酷的双重负担。她将会在一个充满贫穷、疾病、战争或饥荒的地区成长。她还要带着身为女性的弱势来面对这些挑战。

虽然性别问题已经被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但不平等现象仍然在各个文化、国家和大陆存在着。一项关于哥本哈根共识项目的新近研究表明消除这些不平等是一项高回报的投资。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尽管有全球在普及教育方面的努力,但许多贫穷国家的女童仍然被剥夺了基本教育的权利;从一开始,她们就是弱势群体。世界上文盲儿童中的五分之三是女童。特别是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文化传统和经济艰辛阻止了父母让他们的女儿上学,或让她们在学校里接受与儿子们同等时间的教育。这种不平等的投资既不公平又很低效。

一种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就是在男女不能同校的地方建立更多的学校。在许多贫穷的穆斯林国家,如巴基斯坦、也门和摩洛哥,单一性别学校是一种传统,但许多农村地区只能负担一所公立学校,而这所学校往往是针对男童的。从理论上讲,通过建立女子学校,这些地区的男女入学差距可以被缩小近一半。

在其他地方,物力制约不是问题。政策制定者们必须想办法强化让父母们将女儿送去读书的激励机制。在那些降低了家庭让女童接受教育的成本的国家(不论是通过免学费还是为女童入学提供补贴),女童的入学率都增加了。

这几个国家的经验让我们提议建立这样的一个体系:如果学龄的女儿们从三年级到九年级正常上学,那么她们的母亲将得到报酬,既增加女童的入学率又增加女性的收入—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研究显示相较于男性,女性更会将得到的资助用于向她们的子女提供积极的营养和健康福利。这也使女性在自己的家庭中更有发言权。

每一个小学生一年的教育成本是32美元。让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的所有适龄女童接受教育的年成本是60亿美元。而从未来薪资增加和医疗费用降低中获得的收益要(比这成本)高3到26倍。

妊娠期是贫穷妇女最为脆弱的时期之一;每年死于与妊娠有关的并发症的529000名妇女中,有99%都在发展中国家。严重的营养不良和妊娠期的产前护理缺失让母亲和小孩面临严重的风险。在计划生育和妇科医疗方面(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地区提供紧急避孕服务)支出39亿美元,可以避免140万婴儿死亡和142000桩与妊娠相关的妇女死亡。

向经济上无力负担的女性提供生殖服务有助于避免这些死亡。但这些服务决不能羞于推广和提供现代避孕方法,从而避免意外怀孕。发展中国家近20%的妇女表示不愿再生育更多的小孩,但却没有采用任何的避孕或计划生育措施。这可能是因为生殖服务缺位。

对青春期女童而言,早婚和意外怀孕通常会打断她们的教育。推迟结婚和生育能让她们获得更多的教育、更多的收入机会以及为他们未来的子女获得更好的医疗、教育和就业市场的成功—这样的收益是生殖服务成本的十倍。

除了学校教育之外的其它工具能够帮助女性提高她们创收的能力。微型金融机构,如孟加拉国的Grameen银行,在让从事自由职业的妇女创业赢利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小额贷款通过给予女性对家庭资产和���源更多控制权、更多自主和决策权以及更多参与公共生活的机会,提升了她们的权利。女性比男性更可能按时还款并将她们的收入用于子女的健康和教育。

政策制定者们应该继续为微型金融项目的实施提供方便。研究表明微型金融机构贷出的每一美元在第一年会使家庭支出增加10%,而且这种收益会持续30年。据估计总收益将比成本高6倍。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虽然在几乎所有的国家女性都获得了选举权,但在政治代表上的性别不平等仍然严重。政府应该考虑地方政治中的性别配额。更高的女性代表率不一定产生对“女性”政策优先的重视,但在印度,对村民委员会的委员有性别配额要求的地方,饮用水安全程度更高、疫苗接种率更高、路况更好,贿赂的情况也更少。女性当选可能会有一些缺憾,因为她们相较于男性政治经验往往不足。但从印度的经验来看,如果花20年的时间使其他国家的地方官员中女性的比例达到30%,那么其产生的收益至少是实现这一目标所耗成本的两倍。

身为女性不需要也不应该成为生活中最大的挑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