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数字时代的西方联盟

慕尼黑—这个周末,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和亨利·基辛格将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SC)上参与讨论——半个世纪前,当MSC的前身第一次举办时,他们就曾经参与过讨论。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许多发展趋势让我们兴奋,也让我们深思。

让第十五届MSC无法成为欢庆舞台的不仅仅是乌克兰和叙利亚危机的发酵。大西洋两岸的伙伴关系,MSC的传统基石也不如以前那样牢固了。

如今,美国至少已经意识到,因为其国家安全局的监控行为,它在最近几个月损失了很多的信任。总统奥巴马关于美国情报搜集行动改革的演讲以及随后参与的德国电视访问算得上重新争取美国盟友信任的第一批动作。但这充其量只是开始加强关于这一问题的跨大西洋对话的信号。

这个主题所涉太广,无法只在政府和秘密机构间讨论。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更全面的国际讨论,包括(比如)美国和德国公众以及美国国会和德国联邦议会——简言之,这应该是一场关于我们在数字时代的关系的泛西方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