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退出反毒品战争

日内瓦——

在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下,公民的请愿书如果征集到足够的签名,就可以通过一次全国范围的公民投票对政府的政策与法律提出挑战。在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导致大量患者死亡后,瑞士就开始面对一个在美国、俄罗斯、拉丁美洲、欧盟、南亚和其他地区夺走了数百万生命的问题。采用静脉注射方式的吸毒者(特别是海洛因成瘾者)将苏黎世和瑞士其他城镇的公共场所变成了堆满注射器的垃圾场。事实证明艾滋病同样可能在富国流行。

俄罗斯现有200多万吸毒者,据估计艾滋病毒感染者达100万人,其中60%的人是由于共用了染有艾滋病毒的针头而传染上的。俄罗斯政府对这些海洛因吸食者与艾滋病毒感染者视而不见,而瑞士则采取了积极的行动。但瑞士没有进行“反毒战争”,也没有为更多的警察行动、更多的拘留和强制监禁提供大规模的资金拨款。

这场反毒战争是彻底失败了。现在美国监狱的在押犯人数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主要原因是毒品犯罪猖獗。而这些囚犯中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人所占的比例非常高。反毒战争使贩毒集团比以往赚取了更高的利润,往往使拉美地区的整个社区变成毒品王国。贩毒的黑钱正在世界各地腐蚀民主的政府和执法机构。与毒品有关的暴力事件已经在阿富汗、缅甸、哥伦比亚、美国和墨西哥吞噬了无数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