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Lachine

退出反毒品战争

日内瓦——

在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下,公民的请愿书如果征集到足够的签名,就可以通过一次全国范围的公民投票对政府的政策与法律提出挑战。在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导致大量患者死亡后,瑞士就开始面对一个在美国、俄罗斯、拉丁美洲、欧盟、南亚和其他地区夺走了数百万生命的问题。采用静脉注射方式的吸毒者(特别是海洛因成瘾者)将苏黎世和瑞士其他城镇的公共场所变成了堆满注射器的垃圾场。事实证明艾滋病同样可能在富国流行。

俄罗斯现有200多万吸毒者,据估计艾滋病毒感染者达100万人,其中60%的人是由于共用了染有艾滋病毒的针头而传染上的。俄罗斯政府对这些海洛因吸食者与艾滋病毒感染者视而不见,而瑞士则采取了积极的行动。但瑞士没有进行“反毒战争”,也没有为更多的警察行动、更多的拘留和强制监禁提供大规模的资金拨款。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EInNSIj/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