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污染者会为气候变化付出代价吗?

我八月上旬在纽约写这篇文章,当时,纽约市长宣布实行“高温紧急状态”来防止由于预期的大量使用空调而造成的大范围停电。市政雇员如果把他们的空调温度调到华氏78度 (摄氏25.5度) 以下就会面临刑事指控。但是,用电量还是接近历史最高记录。

与此同时,加利福尼亚刚刚走出该州自己的破记录的热浪。美国全国而言,2006年的头六个月是一个多世纪内最热的。欧洲也在经历一个不同寻常的酷暑。英国和荷兰的七月份气温都创下新高,这两个国家的天气数据记录超过300年。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北半球的酷暑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主持的电影纪录片“烦恼的真相”不谋而合。这部电影使用一些生动的图表、画面以及其他信息,有力地阐明了人类的二氧化碳排放造成全球气候变暖,或者至少是促进气候变暖,并且大力呼吁处理这一问题是当务之急。

美国人趋向于对道德和正义高谈阔论。但是大多数美国人依然没有认识到他们的国家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对温室气体排放采取一切照旧的做法是最为严重的道德败坏事情。这已经给其他人造成了有害的影响,而最大的不公平就是,富人使用绝大部分导致排放的能源造成气候变化,而穷人将会承担大部分代价。(如果想要了解自己如何做来减少气体排放,请访问网站www.climatecrisis.net)。

我只要看一下让我的办公室呆得住人的空调就可以知道这一不公了。尽管我做的比市长要求的还要好,把温度设定在82华氏度(摄氏27度),我仍然是反馈回路的一部分。我通过使用更多的能源来对付酷热,导致燃烧更多的矿物燃料、把更多的温室气体排入大气层并且让地球更加炎热。即使是我在观看“烦恼的真相”的时候也是如此。那是一个炎热的晚上,电影院冷气逼人,以至于我希望我带来一件夹克。

酷热可以致命。根据官方估计,2003年法国的一场热浪造成大约35000人死亡,上个月英国一场类似的热浪造成2000多人死亡。尽管没有一场特别的热浪可以直接归咎于全球变暖,但是它将会让这样的事件更为频繁。而且,如果对全球变暖继续不加以节制,那么,当降雨变得更为不规则,造成持续的干旱和严重的洪灾时所发生的死亡人数将会让欧洲炎热天气而致命的数目小巫见大巫。更为频繁的强烈飓风将会让让更多的人死亡。融化的极地冰川将会造成海平面上升,淹没数以亿计的人口种植粮食的低洼地带三角洲良田。热带疾病将会扩散,让更多的人死亡。

死亡者中的绝大多数人将是那些缺乏资源适应、寻找替换食物资源以及那些没有医疗保障的人。即使在富国,通常也不是那些富人死于自然灾害。当卡特琳娜飓风袭击奥尔良的时候,那些遇害的人都是在低洼地带缺少汽车逃命的穷人。如果这发生在像美国这样具有大体有效的基础设施以及在危难时候帮助其国民的资源的国家,那么,当灾难袭击发展中国家之时,由于它们的政府缺少必需的资源,而且由于富国在对外援助时并不平等看待人命,情况就会更为明显了。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02年美国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高出印度16倍,孟加拉国60倍,比埃塞俄比亚、马里或者乍得高出200倍以上。排放水平接近美国的其他发达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卢森堡。俄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法国以及西班牙的排放水平都只是美国的四分之一到一半之间。这还是比世界平均高出很多,比最贫困国家高出50倍以上。这些国家的人死于全球气候变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一个污染者损害了他人,受害者往往有法律救济。例如,如果一家工厂向我用来灌溉农田的河流渗漏了有毒化学品,杀死了我的作物,那么我可以起诉工厂的主人。如果富国用二氧化碳污染大气,让我的作物由于降雨模式改变而歉收,或者我的农田由于海平面上升而被淹没,那么,我难道就不能起诉吗?

国际环境和发展研究所是一家总部设在伦敦的非政府组织。今年6月份,戈尔作气候变化演讲的时候,该所主任图明也在场。她问戈尔如何看待给那些受到气候变化打击最大、但却对气候变化作用最小的人予以补偿的问题。她在www.opendemocracy.net网站上汇报说,这一问题让戈尔措手不及,而且他也不支持这一观点。向图明一样,我不知道这一真相即使对戈尔来说也是太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