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欧洲非不为,乃不能乎?

纽波特海滩—在描述欧洲不断恶化的危机时,可谓遍地隐喻。一些人说,太晚了;另一些人说,欧洲就像是开足了马力驶向悬崖的汽车。所有人都说,生死存亡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乐观派——幸运的是,这类人依然存在,特别是在欧洲存在——认为当临界时刻真的来临时,政治领导人会力挽狂澜,把欧洲带回经济增长、就业创造和金融稳定的正规上来。但悲观派的人数和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他们看到,在金融动荡之外,政治瘫痪正在发生,这扩大了欧元区原始设计漏洞。

当然,谁最终会被证明是正确的取决于欧元区各国政府是否愿意及时、合作地做出必须的决策。但这并非唯一的决定因素:在“为”的意愿成为现实时,政府还必须“能”力挽狂澜。而正是在这方面,没完没了的延迟让挑战越来越令人畏惧,也让结果越来越不确定。

有经验的观察家提醒我们,危机,而不是愿景,更能在欧洲历史性一体化的关节阶段推动进步。欧洲一体化是一个几十年的历程,其背后的推动力是对确保在这个曾经是全世界最暴力地区、饱受可怕人道灾难摧残的地区实现长期和平与繁荣的渴望。毕竟,欧盟(包括由17个成员国组成的欧元区)仍只是国家的组合,各国在经济、金融和社会条件诸方面存在巨大差异。文化差异也持久存在着。政治周期也远称不上同步。而太多的地区治理机制(欧洲央行是一个显著的例外)缺乏足够的影响力和信誉,从而效率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