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新兴市场是金融煤矿中的金丝雀吗?

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阿根廷和土耳其不断发酵的汇率和债务危机是不会产生更大影响的局部事件吗?还是早期预警型号,表明高处不胜寒的全球债务市场存在深度脆弱性,随着美联储利率正常化政策的额继续,这些脆弱性正在暴露?

升息对于一些发达经济体也是稳定性的考验,特别是在意大利。意大利选民,尤其是较不发达的南方地区的选民,断然决然地选择了一个破坏性民粹主义政府。意大利经济规模是希腊的十倍,它如果违约将引爆欧元区。事实上,目前已经掌权的民粹主义执政联盟暗示它希望减记部分通过欧洲央行欠下的秘密欧元体系债务(不包括在意大利超过GDP的130%的官方公共债务中)。

好消息是全面全球债务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仍相对较低。即使最近欧洲表现欠佳,总体全球经济状况仍然坚挺,大部分地区增长仍然喜人。诚然,一些新兴市场企业累积的美元计价外债数量令人担忧,但许多外国央行拥有充足的美元资产,特别是亚洲。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充足的资源应对第一波危机,即使其中包括(比如)巴西。主要问题不是IMF无法提供资金,而是它重蹈在希腊身上犯过的错误,没有让债务国和债权人达成现实的协议。对于意大利,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欧洲找到办法临时为新政府提供一些它所寻求的额外预算豁免,即使欧元区官员绝不会允许负债累累的意大利毁掉共同货币。

身处政治噪声中保持乐观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全球长期真实利率仍然低到极点。在美联储紧缩导致全球反应的情况下,30年期通胀指数美国国债的利率仍然只有1%左右——远低于平均接近3%的长期真实回报率。只要全球利率背景保持如此有利,很难想象会立即发生大规模债券违约。

引人注目的是,世界债务和金融危机监督员IMF是如何修正它的警告的。多年来,IMF一直表示发达国家不再需要担心接近纪录的公共债务水平——目前平均高达一般政府债务的100%以上——如今,IMF开始警告许多国家如果面临新的衰退,财政操作的空间将十分吃紧。挑战不仅来自账面上的债务,也来自隐藏负债,其中最主要的来源是大规模亏空的高龄退休金和医保计划——这些隐性债务在许多国家比官方数字大得多。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最新研究提出了压倒性证据支持IMF的观点。债务水平创造历史记录的国家(平均而言)在面临重大冲击时的增长表现显著更低,高公共债务水平和增长之间的相关性也显著为负。当然,这完全不能说明积极降低政府债务负担——即人们所熟知的“紧缩——”的经济后果。深度衰退是动用而不是构建一国备战资金的时候。

诚然,左翼和右翼都有人认为发达各经济体“这次不一样”。在他们看来,近期不存在切实的大战或金融危机危险,对公共债务或退休金承诺横加限制是愚蠢的。即便对于美国来说,这种思维也相当危险,尽管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发行者,美国拥有更大的财政空间。

任何经济体都有可能受到非常糟糕的冲击,这些冲击可能并非来自我们通常所考虑的源头。比如,来自网络攻击(尤其是国家行动方发动的网络攻击)、流行病以及(当然包括)金融危机的风险也许要远高于所有人愿意承认的程度。高速增长的中国暂时减速导致世界市场动荡的情形绝非难以想象。而如果真的发生了出乎意料的情况,可以预期能够轻松进入全球信用市场的国家将拥有好得多的应对选择。

即使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新兴市场债券崩溃无论如何都不会掀起大波澜,今天的精神过敏也应该作为警报,发达经济体也不能例外。毕竟,不论一个国家多么富裕,都不应该把未来寄托在今天的极端有利的利率环境能够永远持续上。

那些向我们保证发达经济体债务完全“安全”的经济学家和那些一代人之前鼓吹“大稳健”——周期性波动永久性降低——的经济学家有如一丘之貉。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同一拨人。但和十年前一样,并且未来也将是如此,对于全球债务和金融危机,我们并没有站在“历史的终点”。

http://prosyn.org/pUZVv7h/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