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欧洲脱欧,伦敦能幸免吗?

伦敦—英国脱欧把一只饿猫放进了伦敦金融城的金融肥鸡中间。没人知道英国注册的企业能在多大程度上进入欧盟单一市场,而首相梅决定在6月8日举行大选进一步搅乱了局面,至少是在短期。但一个老生常谈的假设是情况不再会与以前一样,而要脱离欧盟,英国必须付出代价。

因此,英国注册的金融服务企业,特别是那些为了确保打入一地就能进入欧盟市场全局而选择伦敦作为欧洲总部的金融服务企业,正在重新评估它们的选择。事实上,监管者也在迫使它们这样做,要求它们拿出如何在发生“硬”脱欧时保证客户服务的方案。(梅的政府更喜欢说是“清洁”脱欧,这无非是文字游戏。)

其他欧洲中心看到了一个讲一些业务争取到欧洲大陆(或爱尔兰)的机会。其他国家政府早就看不惯伦敦对金融业的主宰。交易欧元计价工具的主要中心位于欧元区之外,承认这一点令它们感到羞耻。

就在几个月前,欧洲央行还在试图坚持欧元工具清算应该在其管辖区内进行,但被欧洲法院的裁决驳回。这有些讽刺:英国退出欧洲法院管辖范围现在正是梅的主要目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