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良性保护循环

纽约——世界各地的穷人和农民要靠动植物来获取庇护、食物、收入和药品。事实上,联合国可持续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15) 承认许多发展中社会与自然有着密切的联系,并呼吁强化“当地社会追求可持续谋生机会的能力。”但究竟该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1975年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提供了在控制贫困的同时保护自然的可行的架构。该公约规定了超过35,000种野生物种在一系列区域的生产和交易行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大自然被誉为“穷人的GDP”。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框架结合强势的国内保护政策,可以通过鼓励国家和社会采纳健全的环境管理计划,同时实现保护野生物种并惠及穷人、农民和土著民众的生活。

举例来讲,在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框架下,安第斯山区的民众剪下小羊驼的细毛向世界其他地方的时尚奢侈行业出售。喀麦隆人收集樱桃树皮出口欧洲制药企业。而生活在不丹青藏高原上的民众则依靠向传统医药产业售卖虫草来维持生活。

但是在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框架外,确保合法贸易可持续并惠及穷人的指导性原则非常缺乏。可持续贸易往往取决于贫困的农村民众在当地实行资源保护。为了弄清楚实际状况,国际贸易中心(ITC)不久前对东南亚民众如何管理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规定的蟒蛇贸易进行了研究

蟒蛇皮通常在时尚奢侈品行业被用作原材料,而国际贸易中心对越南马来西亚蟒蛇皮采集者、农民和出口商的调查显示该贸易通过提供额外收入来源强化了当地民众的抗风险能力。

在越南,估计有1,000家家庭农场从事蟒蛇的养殖及贸易,而捕蛇在其他就业机会缺乏或因为宏观经济因素十分罕见的情况下为马来西亚的低技能、低收入工人提供了收入。研究人员发现大部分蟒蛇捕猎者采用简单而有效的可持续管理计划,且该计划在减轻野生种群压力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但蟒蛇皮像很多野生动物产品一样是一种商品,因此蟒蛇捕猎群体在如何增加附加值以提高收益方面是受到限制的。秘鲁安第斯山区女性可以手工清理驼羊毛来换取每公斤增加50美元的收益,而售卖一条羊毛围巾则可以收入150到200美元;一张马来西亚蟒蛇皮售价为二百美元,而一个蟒蛇皮手袋却能以2,000美元的价格出售。

不过,某些新兴国家正在逐步加入价值链的上游,并因此增加在收益中所占的比例,这方面的例子有售卖羊驼呢和羊驼毛的秘鲁本土品牌Kuna,以及巴西天然化妆品品牌Natura。

偷猎、走私、不正当贸易许可和动物虐待是对合法野生动物贸易最大的威胁,所有这些都必须由监管机构和农村群体的利益相关者在当地层面加以解决。幸运的是,只要农村群体愿意这样做,他们已经占据了保护野生动物最有利的地位。在适当的环境下,野生动物关系到当地生产者利益(因为他们从野生动物合法贸易中受惠)的良性循环是确保可持续收益的最好——而且有时也是唯一的——长期解决办法。

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可以扩大农民群体对资源及野生动物的使用权,以求使他们能以长远的眼光对自然资源进行管理和保护。举例来讲,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秘鲁批准安第斯山脉民众有权使用驼羊毛挽救了濒于灭绝的驼羊并为当地民众创造了长期的新的收入流。因为不同国家和群体的法律和自然环境千差万别,在各个部门实现类似的政策创新十分必要。

另外一个前景远大的部门是旅游,而且旅游业完全符合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架构。举一个例子,自从卢旺达开始与当地民众分享野生动物旅游的收入后,山地大猩猩的数量一直在增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只要允许当地民众分享收益,他们可以成为坚定的野生动物捍卫者。

从更广义的角度讲,我们应当支持科学家研究新的适应性管理方法,并激励私营部门投资于扩大可持续采购以及加大供给——还有生产链的透明度。

上面的例子表明,在保护的同时改善贫困农民生活不仅可行、甚至是相辅相成的。只要强化政治意愿和明智投资,完成可持续发展目标为子孙后代减少贫困和保护野生动物的双重任务是完全可能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去年,联合国通过了一项解决野生动物非法贩卖问题的历史性决议,承认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合法构架的积极作用。该决议呼吁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182个成员国保护野生动物利益,同时实实在在地惠及贫困人口和农村群众。我们希望参与世界野生动物大会的来自上述成员国的代表对这一呼吁表示认同。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