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ami179_Joe RaedleGetty Images_USsoldierafghanistan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美国满是缺陷的国家建设使命

特拉维夫—前美国总统小布什曾在其2010年回忆录中写道,“阿富汗可谓终级国家建设使命。我们将这个国家从原始独裁统治下解放出来,因此对其负有道德义务留下更好的东西。”这样的逻辑并不令人意外:有人一直用“文明使命”来描绘殖民事业。而且,就像在阿富汗一样,他们一直陷于失败。事实上,从内部着手是建设民族国家的唯一途径。

可以肯定,美国参与国家建设已经有过成功的先例。二战后,它在西欧推行了马歇尔计划。但这更像是“重建”而非从零建起,而且实施重建的国家曾有过国家力量、市场经济和传统上的民族凝聚力。此外,重建的细节几乎完全留给了当地势力。

二战结束后,美国同样追求成功的民主化。但需要再次强调,它并未向不具备民主传统的国家“出口民主体制”。相反,美国重建的基础是被德国占领的魏玛共和国和日本大正民主的潜在价值。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x4gyRd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