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跨大西洋自由贸易?

马德里—本月,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不容乐观的报告:《全球趋势2030:不一样的世界》(Global Trends 2030: Alternative Worlds)。作者所指出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当前趋势继续下去,亚洲将很快超过北美和欧洲成为全球一极。亚洲将拥有更高的GDP、更多的人口、更大的军事支出和更多的技术投资。在这样的地缘政治环境下,欧洲和美国比从前更加需要彼此,跨大西洋合作比以前更加重要。

这似乎也是即将离任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布鲁克林研究所美欧关系演讲的主旨。全球实力正在发生变迁,美国也因国内碳氢化合物产量增加而走向能源自给,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将调整外交政策,以适应新的多极国际秩序。此外,尽管亚洲现在是美国的战略重点,但欧洲仍是和美国最有共同语言的伙伴。“我要澄清,”克林顿指出,“我们的亚洲导向并不意味着从欧洲撤出。”

按克林顿的说法,美国希望欧洲可以紧随其后,这样一来亚洲将不再仅仅是一个市场,而同时也是共同战略行动的焦点。但是,除此之外,在美国和欧洲都在寻求确保全球地位时,它们之间的合作前所未有地重要。因此,现在正是果断行动的良机:推出美欧联盟(US-European Union)自由贸易协定。

克林顿暗示美国已为此做好准备,提及了进行能够增进大西洋两岸贸易、刺激大西洋两岸经济的完整协定谈判。记者伊格内修斯(David Ignatius)甚至在《华盛顿邮报》的最新文章中给它起了个名字:TAFTA(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协定)。《金融时报》的卢斯(Edward Luce)则更喜欢“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