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未受压迫者的战争号角

特拉维夫—苏格兰最近的独立公投的最终结果是英国安然无恙,这本不令人奇怪。在过去,地区或社会建国成功几乎清一色是依靠反殖民统治和压迫的斗争,推动力量往往是独特的宗教、文化或种族身份诉求。关于经济活力、社会政策或治理低效的怨气——苏格兰对独立说“是”的阵营的基础就在于此——从未唤起过成功的独立运动。对西方的其他分裂主义者来说,这是个坏消息。

当然,苏格兰的技术官僚民族主义有其意义。独立运动领导人亚历克斯·萨尔蒙德(Alex Salmond)在2012 的咨文中承认,“苏格兰没有受到压迫,我们不需要被解放。”他解释说,独立斗争的目标是建立高效的行政和经济结构,以使苏格兰实现潜力。

 “是”阵营希望凭借一个拥有欧盟和北约成员资格的独立的苏格兰、一个和英格兰一起构成的货币而非财政的联盟、改善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以及更低的税收这一乌托邦前景赢得支持者。换句话说,独立后的苏格兰将拥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会更好,不会更差。

这一前景毫无疑问吸引了大量苏格兰人。但显然它远远敌不过包括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前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和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在内的统一主义反对派所宣扬的经济末日情景。换句话说,许多人的投票受风险厌恶、恐惧和威胁的驱动,而不是受希望、激情或对共同身份的深刻情感归属的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