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情报民粹主义战争

亚特兰大—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破坏力无穷,但认为他决定撤销对中央情报局前局长约翰·布雷南(John Brennan)的忠诚调查只是其报复大不敬的最新例子是一个错误。诚然,布雷南给特朗普和他的行为——包括与俄罗斯的关系——贴上了国家安全威胁的标签。但特朗普的行动更多的是个人报复。这是他两年来攻击情报界的最新动作,羞辱布雷南预示着他还会采取更多行动让情报机构屈服。

对西方民主的健康来说,更险恶的迹象是其他民粹主义者正在效仿特朗普的榜样。在欧洲,众多已经掌权的右翼政党反击几十年来监控和管制他们的极端主义的前政府。

在奥地利,民粹主义领导人一直在恐吓、封口和清洗情报机关。2月,在民粹主义内政部长的命令下,奥地利警方突击搜查了奥地利主要情报机关——负责监控右翼极端主义的组织。(有必要回忆一下,奥地利总理库尔茨政府的执政伙伴自由党便是由前SS官员创建。)

突击检查和随后对奥地利情报高官的降级的借口是什么?该机关正在实施旨在危害朝鲜的行动。

毫无疑问,特朗普也想着自己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既中止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领衔的对他的调查,又让美国情报机关屈服于自己。作为一个“搞定它”的强人领袖的崇拜者,特朗普渴望绝对权威,无耻地无视法律程序。他几乎肯定会更加关注此事,因为情报导致他遭到对其2016年竞选活动与莫斯科的可能的勾结的调查,令他十分难堪。

这一自利和蔑视法律的组合让特朗普撤销布雷南的忠诚调查的决定变得很有问题。关于忠诚调查的规定非常直白:如果某人被发现曾经泄露机密信息或有可能这样做,总统有权取消他接触官方机密的权利。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布雷南都没有做过这种事。事实上,特朗普也承认这一点。撤销布雷南忠诚调查的决定带来了无数风言风语,遭到口诛笔伐的白宫宣称这是布雷南的“古怪”行为导致的。这简直贻笑大方。

特朗普根本无视他宣誓效忠的法律——包括管理美国情报机构的法律。十一位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和副局长,以及70 为中央情报局前高级官员(包括我),在上周都发声批评这一前所未有的撤销忠诚调查的行为属于政治压迫,并指责特朗普滥用总统权力,危害国家安全,威胁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言论自由。好像觉得这还不够分量,白宫发言人表示特朗普准备下达更多撤销令,包括一位前国家安全顾问和司法部副部长,以及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等情报机关的前主管。

这份打击名单绝非巧合。其对准的目标所负责的情报收集和分析工作让情报机关认定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总统竞选,并且可能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勾结。特朗普的支持者很吃特朗普攻击情报和执法部门这一套,因此特朗普很可能会变本加厉散播谣言。但他将总统权力赤裸裸地用于政治党争越过了没有一个美国人认为他可以跨越的边界。

奥地利突袭情报机关所带来的后果说明了原因。尽管突袭合法性需要法院来裁定,但其后果已经显而易见。突袭卷走了奥地利间谍的档案,让情报机关行动陷入了瘫痪,也让盟友情报机关质疑奥地利的可靠性。内部运行一潭死水,与欧洲情报机关的情报共享亦然。

华盛顿不是维也纳,但相似性仍然值得密切注意。特朗普对情报机关及其前领导人的攻击是前所未有的,不考虑其影响——不仅仅是对现任情报领导人,也包括从事艰苦的、常常也很危险的情报搜集和分析工作的普通工作者——将失之天真。因此,必须遵守法律并赋权(和约束)情报机关,支持情报官员的政治独立性和诚信。

奥地利发生的事情应该成为警示。民主要想繁荣,政府就必须透明并接受公众问责。对于承诺保护信息源和手段的情报机构的监管工作,挑战是显而易见的。但威胁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政客违反而不是尊重管理情报机构诚信问题的规则,民主程序本身也将受到威胁。

在最后的分析中,布雷南不是特朗普子虚乌有的报复行动的唯一受害者。当国家领导人将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侵蚀他们宣誓要捍卫的政治制度时,全体美国人都是受害者。

http://prosyn.org/gfwPJu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