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为何希腊拒绝欧元节日

布鲁塞尔—在今年整个上半年,自极左翼的反紧缩政党左翼联盟(Syriza)在1月份开始掌权以来,希腊神话几乎垄断了欧洲决策者的注意力。虽然希腊经济崩盘,但新政府仍固执地要求不以紧缩为条件的债务纾困——直到7月中旬突然同意债权人的条件。事实上,在7月13日,希腊坚定的反紧缩政府被迫在债权人的严密监督下实施更加严厉的紧缩措施、追求痛苦的结构改革。

为何希腊政府要屈服于这些条件?它们不但有悖于希腊政府自身的承诺,也与选民们在不到一周前的全民公决中一边倒地拒绝了的条件别无二致。

许多人认为这是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对其欧洲伙伴国最后通牒的反应:要么接受条件,要么离开欧元区。问题是为何希腊退出欧元区(“希腊退出”)构成了如此有力的威胁。

事实上,从经济角度讲,希腊退出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是一场潜在的灾难。毕竟,主要短期成本——金融体系动荡——在希腊已是既成事实:银行和股市关门大吉,资本管制也开始实施。这些动作是阻止大规模资本外逃、防止银行体系崩溃的必要措施,但也导致希腊经济急剧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