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俾斯麦与俾斯麦

雅典—欧洲,以及更广泛的世界事务德国中心论已经在几百年的历史中印证了多次,且往往是血淋淋的教训。事实上,德国处于欧洲的战略中心,又具有巨大的经济和军事潜力,这使它成为列强垂涎的肥肉,继而在1871年俾斯麦完成德国统一后又成为可怕的民族国家。俾斯麦身后留下的德国一直主导着欧洲政治,直到二战结束。

俾斯麦的这一遗产正在卷土重来。在冷战的插曲后——此间德国一直是东西方对峙的中心——重新统一让德国的实力在欧盟的环境中(以及更加令人瞩目地在欧元区的环境中)重新崛起。但是,如今,问题变成德国是否做好准备也愿意在欧盟事务上起到领导作用,以及,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它会走得多远。

当前,欧洲正面临战后时期最具挑战性的危机。在六个季度的衰退后,经济崩溃开始蔓延到核心国。平均12%以上的失业率处于历史最高值。在西班牙和希腊,四分之一以上劳动力找不到工作,年轻人失业率更是徘徊在60%。尽管采取了严厉的紧缩,但巨额赤字依然存在,银行依然资金不足,无法支持持续经济复苏。

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改善的预期——以及实际前景——可能仍将萎靡不振,这深化了社会不安。对欧洲工程的新年正在衰退,而由于欧元区缺少团结,停滞和衰退可能导致公众拒绝欧盟,并伴生对民主的严重挑战(比如新法西斯政党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