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奥朗德在马里

巴黎—在数十万人在巴黎街头反对同性恋结婚和养育孩子的权利的同时,法军正在开赴马里,阻止伊斯兰武装和叛军组成的联军控制其首都巴马科,让萨赫勒草原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难所。

这些都是对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试金石。在国内,奥朗德饱受经济问题困扰,其支持度已降至去年当选以来最低。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从新赢得作为法军最高指挥官的信誉(姑且不论支持)吗?

曾几何时,“我与故我在”称得上是法国的座右铭,特别是在非洲。但是,尽管法兰西的民族认同与法国的国际地位——即它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息息相关,干预的热情却在减退。干预的好处越来越受到质疑,而成本和风险越来越表露无遗。

如果法国自动重新成为地区警察,那么主要是出于三方面原因。自1992—1993年的索马里以来,特别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打了两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之后,美国干预非洲的热情有所消退。欧洲干预非洲的军事利益前所未有地低。此外,对该地区的政府来而言,说它们还不具备独立掌握命运的军事实力是站不住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