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关于主权的真相

美国剑桥—最近,法国议会对欧洲新财政条约进行了讨论,社会党政府义正辞严地否认批准这一条约有损于法国的主权。它“并没有在公共支出方面形成约束,”总理埃罗声称,“预算主权仍在法兰西共和国议会手中。”

在埃罗试图让其怀疑派同事——包括许多社会党同志——放心的同时,负责竞争事务的欧洲委员阿尔穆尼亚(Joaquin Almunia)也在布鲁塞尔向其社会民主党同志传递相同的信息。他指出,要想成功,欧洲就必须证明,那些认为全球化和主权之间存在冲突的人是错的。

没人愿意放弃国家主权,左翼政客尤其如此。但是,否认欧元区之生存严重依赖于对主权的约束这一事实表明,欧洲领导人正在误导选民,民主政治的欧洲化进程将因此延迟,最终醒悟的政治和经济成本也会因此提高。

欧元区最求的是完全的经济一体化,包括消除阻碍跨国商业和金融的交易成本。显然,这要求各国政府抛弃对贸易和资本流的直接限制。但这同样要求各国政府协调各自的国内法规和监管——如产品安全标准和银行监管——已确保这些因素不会构成间接贸易壁垒。各国政府还不能对这方面的政策朝令夕改,因为不确定性本身会就会形成交易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