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Twitter外交的限度

丹佛——二十世纪美国的治国方略催生出艾奇逊、基辛格和霍尔布鲁克和其他众多政治家,成功平衡了美国发展重要关系、解决问题、建设国际体系的义务和美国的国力。我们反复听人提及“二十一世纪治国方略” 有望更进一步、取得更多成果,因为现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外交官可以利用Twitter,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

面对今天这么多国际问题,外交官们确实要综合利用二十世纪经典治国方略和新兴技术提供的工具。但单靠工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新的工具触手可及。世界各地的美国大使均已欣然接受了掌握这些通信技术所带来的难题。他们多数已经开通了Twitter或Facebook账户,或者频繁地在YouTube上发帖,目的是让所在国(以及美国本土)民众了解他们的日常活动,偶尔表达对某个问题的看法,甚至表露他们的心情。国务院估计其工作人员在世界各地与超过1500万人直接沟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超过330,000人“喜欢”正面临个性化挑战的国务院的Facebook网页

这一代美国外交官正在迅速扭转过去疏远和冷漠的名声。公平地讲,除偶尔接受报纸或电视采访、与所在国官员合影或在机场停机坪迎接来自华盛顿的访问者外,过去的大使很少有机会与所在国民众直接沟通。但现在,美国发表推文的外交官表明根本不缺乏机会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