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国家资本主义赢了吗?

美国剑桥—在由来已久的经济增长模式之辨中,国家资本主义似乎在近几年中占了上风。美国和英国等自由资本主义的化身在2012年继续表现萎靡,而许多亚洲国家依靠各式各样的政府干预,不但在过去几十年中实现了快速稳步增长,而且成功抵御了最近的竞技风暴,令人刮目相看。那么,经济学教科书应该因此而改写吗?

事实上,经济学从未宣布自由放任市场比国家干预甚至国家资本主义更好。国家资本主义的问题主要是政治上的,不是经济上的。任何现实世界的经济体都会经历市场失灵,因此仁慈的、权力无限的政府很可能会经常出售干预。但你见过权力无限又仁慈的政府吗?

为了理解国家资本主义的逻辑,回忆一些早期例子是有裨益的——不是社会主义指令经济,也不是试图战胜市场失灵的现代社会,而是古老文明。事实上,与农业或民主一样,国家资本主义在世界史的各个阶段独立地出现过。

比如希腊青铜时代(Greek Bronze Age)。在此期间,在地中海周围形成了聚集在政治精英周围的城邦国家。这些国家没有货币,事实上也没有市场。国家课以农业产品税,并控制着几乎所有商品的生产。国家垄断贸易,并且在没有货币存在的情况下,所有商品的流通都必须得到法令的许可。国家向工人提供食品和原料,收取他们的产出。本质而言,希腊青铜时代社会的某些元素和国家资本主义极为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