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braith6_metamorworks_getty images_mmt metamorworks/Getty Images

谁在害怕现代货币理论?

奥斯汀—负责对央行官员进行立法监督的人都知道,他们不愿意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大部分央行官员会捍卫他们秘密——他们的如同魔法光环般的口吐莲花,掩盖的是打着权力和术语幌子的平庸和胡扯。

因此,戏弄央行官员非常有趣。凯恩斯做过一件著名的事,戏弄1929-1944年在任的英格兰银行行长蒙塔古·诺曼(Montagu Norman)。20世纪70年代担任众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的赖特·帕特曼(Wright Patman)和亨利·罗斯(Henry Reuss)也对美联储主席·亚瑟·伯恩斯(Arthur Burns)做过同样的事。我知道罗斯很享受这样做;当时我是他的助手。

在我们那个时代,现代货币理论(MMT)的声音不但令在任央行官员睡不着觉,也让退休央行官员寝食难安。他们就像麦克白夫人那样一边大喊“该死的!”一边辗转反侧。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ntGg5e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