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足球狂怒

巴黎—有谁能想到?他们,巴西人民,在足球场外抗议祖国举办2014年世界杯——而与此同时,巴西国家足球队在联合会杯决赛上痛宰了西班牙队。这就好比是天主教徒在梵蒂冈外抗议选出新教皇。

足球之于巴西,正如烹饪之于法国,乃国之瑰宝也。不论他们经济、种族和政治上有什么差别,巴西人因为拥有世界最强足球队而自豪,他们赢得过多次世界杯,上演过一次又一次“完美比赛”。下一届世界杯和奥运会(2016年)都将在巴西举行,尽管光是世界杯就要花费130亿美元,但这再自然也没有了。里约热内卢是足球的家园。

那么,是什么让19岁的巴西男子对记者说出“我们不需要世界杯。我们需要的是教育、更好的服务和更人性的政策。”这样惊世骇俗的话?许多人都有同样的感觉。难道数百万巴西人一夜之间失去了对足球运动的热情?

果真如此的话,被他们所放弃的也不是足球运动本身,而是足球运动所变成的样子:一桩10亿美元的生意,富而不仁的显贵拿它来装点门面,沦为腐败的政府和国际运动组织的奢侈展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