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紧缩和士气低落

纽黑文—如今在欧洲、美国和其他地区出现的高失业是一场悲剧,不仅是因为这意味着总产出损失,也因为不再成为工作社会的一部分给失业者带来的个人和心理成本。

用某些支持者的话说,紧缩是为了增进士气。英国首相卡梅伦是紧缩支持者之一,他说他认为他的方案减少了“财富依赖”,重塑了“刻苦”,鼓励了“实干者、创作者和生活肯定者”。类似地,美国众议员保罗·莱恩说他的方案是刺激“创新力和企业家精神”的计划的一部分。

某些类型的紧缩计划也许确实增进了士气。僧人在极端简朴的环境中寻求生命意义,军训也被视为塑造性格的良方。但现在所实施的财政紧缩有一个马上产生的效果——让人们失业,导致他们只能用被拒绝和被排斥的感觉填充他们的生活。

你可以想象,一段时间的失业或许可以用来反思、重建个人人际网络和回归基本价值。很久以前,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我们可以因此享受更多的闲暇。凯恩斯在其1930年的论文《我们孙辈的经济可能》(“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中猜测,不出100年,也就是说,到2030年,更高的收入将把平均工作日时长缩减至三小时,工作周时长缩减至15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