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低利率的长期秘密

美国剑桥—决策者和投资者仍对当今极低的全球利率而不安,学界经济学家则仍在争论背后的原因。目前,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同意美联储主席伯南克2005年的讲话:“全球储蓄过剩”是问题的根源。但经济学家就过剩的原因、过剩会持续多久以及更基本的,过剩是否事件好事等问题存在分歧。

伯南克的原始讲话强调了几个因素——一些因素降低了全球储蓄需求,另一些因素增加了供给。无论如何,利率必须降低,以使世界债券市场出清。他指出,20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导致了该地区巨大的投资需求崩溃,同时导致亚洲各国纷纷囤积流动性资产作为下一场危机的对冲手段。伯南克还提到了德国和日本老龄人口退休储蓄的增加,以及人口快速增长、担心长期石油收入的石油出口国的储蓄。

而货币政策并非伯南克诊断书的主要内容。与大部分经济学家一样,他认为如果决策者试图将利率人为地压低太长时间,需求终将激增,通胀会快速抬头。因此,只要通胀维持在稳定低水平,央行就不必为低长期利率担责。

事实上,我强烈质疑,如果你对投资者做一番调查就会发现,货币政策赫然居于全球低长期利率原因清单的榜首而非无人提及。如此之多的投资者作如是观这一事实理应让人在为货币政策开脱之前三思。尽管如此,我仍同意伯南克的直觉,即央行确实决定着极短期利率,但它们对长期真实(经通胀调整)利率几无影响力,只能通过投资组合管理政策(比如“量化宽松”)略微施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