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阻止美国的炸弹

纽约—在美国国会在考虑是否授权军事干预叙利亚,各位议员应该记住一个基本事实: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为了把持权力而一再使用极端暴力,但美国——以及其他中东和欧洲政府——也要为叙利亚变成屠杀场承担一定责任。

这些政府在美国的领导下赤裸裸地寻求以暴力推翻巴沙尔。没有它们的介入,巴沙尔政权极有可能仍然会采取高压政策;有了它们的参与,叙利亚变成了大规模死亡和毁灭之地。超过10万人已经丧生,大量世界文化和考古财富被摧毁。

叙利亚内战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大概在2011年1月至2012年3月,这一阶段大体上是叙利亚内部事务。当阿拉伯之春于2011年1月在突尼斯和埃及爆发时,叙利亚也爆发了游行示威。除了常规的对暴政政权的仇恨外,叙利亚人还饱受大规模干旱和食品价格飙升的挤压。

随着一部分叙利亚军队与政权决裂,成立自由叙利亚军(Free Syrian Army),游行示威演变成了军事起义。邻国土耳其可能是第一个从地面支持叛军的外国,它沿土叙边境为叛军提供庇护所。尽管暴力升级,但死亡人数仍只有几千人,而没有达到万人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