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来保护弱者?

巴黎——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衰退前景再度出现,这一切也加剧了社会不平等,使其成为日益严峻的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在一个国家内部加强归属感和责任感?谁来保护弱势者的权益?

在思考这个问题之际,我回想起十多年前在柏林同德国神学家孔汉斯(Hans Küng)的一场辩论,当时参加讨论的还有来自美国和亚洲的人士。讨论的主题是“全球化与伦理学”——具体而言,是对欧洲、美国和亚洲保护弱势社会成员的方式做一个比较。

我们一致认为,传统上,扮演这个保护者角色的,在欧洲是国家,在美国是私营慈善事业,在亚洲则是家庭。但我们都连忙补充说,没有哪种模式是“纯粹的”,比方说,亚洲的家庭早已不是原先那样,国家在美国所起的作用超出人们的预想,而在欧洲则往往表现得不尽人意。

这十几年来,现实已经变得愈加复杂:亚洲家庭的角色进一步衰微;美国的慈善事业遭遇瓶颈,除了几个慈善家特别慷慨以外,整体上不进反退;而欧洲的国家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已没有能力和意愿去肩负新的责任——北欧国家可能算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