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防灾胜于救灾

普林斯顿——当地震和海啸三月袭击日本时,布莱恩·塔克正待在印尼的巴东。塔克正与同事合作设计一个避难所,如果,或者说一旦印度洋再次发生像1797年那样的海啸,这座避难所有可能挽救数以千计的生命。1797年海啸的源头位于2004年亚洲海啸源头东南方约600英里处。塔克是地质灾害国际的创始人兼领导者,地质灾害国际是一家非营利性机构,其目标是减轻世界最弱势群体在地震中遭受的伤亡和痛苦。

巴东就属于这样的弱势群体。就在巴东西北方的班达亚齐,160,000人在2004年海啸中丧生。现在地质学家认为导致那次海啸的地质断层最有可能继续向南断裂,致使拥有900,000人口的巴东这样的低洼沿海城镇很可能在未来30年发生海啸和大地震。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班达亚齐,海啸夺去了多半城市居民的生命。据巴东城镇灾害管理办公室估计,巴东类似规模的海啸可能杀死超过400,000人。

塔克说他曾经站在巴东的海滩上遥望大海,想象一堵高达5米的水墙在地平线上伸展并向这座城市逼近。看过日本海啸的镜头之后,想像的难度已经大大降低——只有一点,我们必须想像没有日本修建的海啸防波堤会是什么样子。

没错,那些防波堤是没有起到人们预想的作用,但即便如此日本的海啸预防工作也远比巴东充分。即使巴东成功发布了海啸预警,高地也距离太远,狭窄的街道交通太过堵塞,以致很多人无法安全脱身。

地质灾害国际因此也在积极寻找可行的对策,这就是启动海啸避难高地公园(TEREP)项目。具体地讲就是在城市的低洼地带堆起小山,并将小山的平顶用作公园或者运动场所。这样在地震的剧烈晃动提前几分钟自动发出警报之后,人们就可以走到海啸避难高地公园,在海啸无法波及的地方安然度过灾难时刻。

这样的高地公园是沿海低洼地区应对海啸危险的低成本办法。这种办法只需用到当地的材料,它们平时作为一种宝贵的社会资源,而海啸来袭时则可以挽救几十万条生命。

但地质灾害国际却无力修建足够数量的高地公园满足避难需求。在运营20年后,这家机构相比主要从事救灾工作的红十字会等机构规模依然很小。即使灾难发生在日本这样的富裕国家,人们也愿意在灾后捐款数百万帮助受灾群众,但他们却不愿在可以预见的灾难来袭之前为避免伤亡投资同样的金额。

原因之一是防灾工作并不引人注目。人们愿意为明确的受害者提供帮助。但如果修建高地公园,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若非我们的援助就可能死去的受害者;晚间新闻里也不会出现嗷嗷待哺的孤儿。但保护父母的安全难道不比在父母死后帮助孤儿要好得多?

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发挥自己的想像,理解自己的善举并为之感到鼓舞。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做。

如果你曾有过甘冒今后几周或几个月可能剧烈牙痛的危险也不愿立即承受轻微的不适而推迟去看牙医的经历,你或许能够理解人们为什么不愿为防灾工作进行捐助。我们告诉自己也许最终不会牙痛,即使我们明明知道牙痛的几率很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尤其当未来事件无法确定时,大多数人并不擅长为它们授予适当的权重。于是我们可能告诉自己地质学家也会预测错误,未来三十年中巴东也许不会发生海啸,而真到那时我们可能已经掌握了更新更好的预测技术,让人们有更多时间到高地躲开海啸。

我们真正该做的恰恰相反,即以某项措施挽救生命的最佳预估机会、挽救生命数量及挽救生命代价为决策基础。有证据显示在巴东这样的地区修建高地公园是一项很有价值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