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雷顿森林体系II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纽约-对我们当中长期以来声称国际金融体系需要进行深刻改革的人来说,布雷顿森林体系II的倡议是很受欢迎的。当然,在1997年到1998年的亚洲和俄罗斯危机以后,有人提出了类似的倡议,但是这些倡议都没有得到富裕工业国家的认真对待。当前,这些富裕的工业国家处在金融风暴的中心地带,或许它们现在会对这个倡议认真起来。

当前,进行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呼吁存在两个基本问题。首先,它缺乏内容:最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II要讨论什么,还不清楚。其次,这个过程是以将绝大多数国家排除在会谈之外的错误方式开始的。显然,对G-7或G-7的一部分成员国来说,这对显示它们的领导地位是有好处的,但是,在没有给予工业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大国以及小国足够的发言权的 包含过程 的情况下,根本性的改革是不可能出现的。是全球性机构,而不是是临时性的国家集团,是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活动的中心。

现在,最明确的问题是要纠正全球金融市场表现出来的监管缺位。改革全球金融体系的讨论应该以同意监管原则为开端。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则是监管必须全面,以避免产生导致当前的金融动荡的大量漏洞。

监管也应该具有很强的抗周期关注点,以便在繁荣时期防止金融杠杆的过渡累计,并且增加资本和供应(储备),同时防止资产泡沫助长信贷扩张。有关银行监管的巴塞尔协议II,其主要的观点是要依靠金融机构的内部模型,现在应该抛弃这种观点。这种策略现在已经显示出其危险性,并且金融机构使用相似的风险模型会导致更大的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