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 Krause

什么在阻碍女性?

普林斯顿—我在撰写《大西洋》(The Atlantic)7/8月号的封面文章《为什么女性仍然得不到这些》(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时就预料到许多和我一样大或者比我更年长的美国职业女性会对此心怀不满,而25—35年龄段的女性会对此反应积极。我还预料年青一代的许多男性也会有激烈的反应,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在家带孩子、支持老婆的事业,同时追求自己的计划。

我还预料商界代表会对我所提出的解决办法评论一番,说它们可行或纯属乌托邦什么的。我的方案包括更大的工作地点灵活性、终结坐班文化和“时间大男子主义”(time machismo)、允许不再工作或只从事兼职的父母在重回工作岗位后获得平等的竞争高管职位的机会,如此等等。

我不曾预料到的是反应如此之速、如此之大——短短一周之内便有近一百万读者和数不胜数的文章、电视、广播和博客与我争论这一话题,而且范围涉及全世界。我接受了英国、德国、挪威、印度、澳大利亚、日本、荷兰和巴西记者的采访;与该文相关的文章在法国、爱尔兰、意大利、玻利维亚、牙买加、越南、以色列、黎巴嫩、加拿大和其他许多国家大量涌现。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zIg6w6B/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