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国家能承担什么角色?

发自华盛顿特区——2008年的金融危机触发了一个关于政府应当对市场进行何种程度——以及何种形式——的监管才算恰当的全球讨论。而这一点既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临近的核心主题,还左右着欧洲和新兴市场的政治形势。

首先,中国过去30年令人瞩目的增长表现塑造了一个被许多人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的成功经济范本。另一方面巴西的发展政策同时也与国家的强势角色相得益彰。

关于国家规模以及政府会否继续存在的问题也是欧元区命运讨论的核心议题。虽然高公共支出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都表现不错,但许多对欧洲的批评(尤其是来自于美国)都将欧元危机归咎于政府规模的过度膨胀。在法国,新上台的中左翼政府也面临着挑战:一方面要兑现自己增强社会团结的承诺,另一方面又得持续减少预算赤字。

除了主要集中在经济层面上的对政府角色的争论之外,许多国家都在经历着民众对政治的大规模幻灭以及民众和政府(尤其是国家政府)之间不断增大的距离感。在许多国家,全国大选的参与率不断下降,而新的党派和运动,例如德国的海盗党(Pirate Party)和意大利的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都反映出人们对当前政府的极度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