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制裁伊朗无效又当如何?

    联合国安理会行动起来制止伊朗令人担忧的铀浓缩行动以来已经第三次批准对伊朗实行新的制裁。不幸的是,新的制裁不大可能比前两次更有效果。

    让我们来看一看前两次的安理会决议。2006年12月的决议限制国际社会帮助伊朗掌握核燃料循环技术。2007年3月的决议则呼吁在向伊朗出售重型武器的时候要“审慎和克制”,并且避免新的赠款、财政援助或者减让性贷款。而统治伊朗的毛拉们对它们则无动于衷。新的制裁授权国际社会拦截伊朗的违禁品,加紧监控该政权的金融机构并且对参与伊朗核子项目的人员和公司实施旅行限制和冻结资产,但是很少有人预计它们能够产生什么不同的结果。

    联合国有针对性的制裁未能奏效并不出人意外。美国多年来一直推动制裁。2003年至2007年间,美国财政部对49家违犯禁令与伊朗贸易并在该国投资的公司提起诉讼。美国国务院对参与伊朗扩散或者与恐怖主义有关活动的外国实体实行了111次的制裁。这两个部门都使用了其权力来冻结金融资产或者禁止使用美国的金融系统。

    而制裁却无济于事。伊朗的核子项目继续得到国际贸易的资金。1994年,伊朗出口了370亿美元的商品;到2007年,这一数字几乎翻倍,达到700亿美元。几乎在同一时期,伊朗的进口也大幅度增加,从1994年的220亿美元增加到2006年的45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