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14_Mario TamaGetty Images_afghanistanschool Mario Tama/Getty Images

西方在阿富汗的失败不言而喻

芝加哥—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那些被美国及其盟友所抛弃者的混乱、痛苦和普遍的悲伤已经招来了强烈的批评。20年战争、数万人的生命以及高达2万亿美元的投入都不足以重建一个新的阿富汗似乎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许多人已经指出了与西方崩溃有关的罪魁祸首。但许多人却不情愿触及到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缺乏共同的阿富汗民族认同感以及由美国领导的联盟对培养民族认同感所抱有的疑虑。

一定程度的普遍民族认同感是保障国家正常运转的必须。通常按照宗教、种族或语言界限来划分这种民族认同感,而上述界限有时恰恰明确为了国家建设的目标而创立。例如,在19世纪,普鲁士人创造了日耳曼民族的民族认同感,并将其推广到他们不断扩大的疆域。新德语虽与古老的高地德语相关,但在普鲁士人试图建立一个新的德意志民族之前却并不真正存在新德语。18和19世纪法国意大利的国家建设分别也遵循了类似的路线方针。

民族认同感虽然有机发展,但往往也主要依靠以基本公共教育为中心的积极的政府措施来加以培育。这是因为学校可以影响年轻人和敏感群体,以共同的语言为他们提供指导,教授共同的历史和鼓励建设共同的文化氛围。

18及19世纪的美国领导人认为,公立学校将有助于迎接融合来自世界各国移民并令其感受到美国身份的挑战。比如,乔治·华盛顿总统和教育改革派人士霍洛斯·曼认为,在建立共同公民价值观和实现团结方面, 学校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但建设民族认同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公立学校需要时间来建设,课程设置需要时间来研发,而相关教师也需要时间来培训。而后还需要多年时间来教育儿童,甚至还需要更长的等待,才能促使其在社会中发挥领导作用。美国需要几代人才能建立足够的团结,从而在解决国内政治分歧的同时避免爆发武装冲突。而且,即使在当时,纯英语也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逐渐成为美国小学的教学标准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近年来,没有哪个国家比阿富汗更需要某种共同身份,因为该国拥有14个得到官方承认的民族,而且从广义角度讲,生活在4个不同的地理区域,并同时使用 40到59种母语。当由美国领导的联军于2001年入侵阿富汗时,该国已经被内战分裂了长达数十年,甚至是几个世纪,这段历史导致信任和合作更难建立。

一直到西方撤军,普遍的身份认同也未能在该国建立。阿富汗无休无止的内战和近来所发生的事件表明,20年的美国占领并未改变其因种族和语言等因素而造成的政治分歧。

尽管美国投入了大量资金和精力来提高整体教育水平,但它依然未能实现阿富汗学校课程的统一。尽管达里语和普什图语在阿富汗这个国家并行不悖,而且媒体也同时用这两种语言进行出版和广播,但许多阿富汗人仍然只说其中一种,甚至两种都不说。

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不但未能积极促进普遍的民族认同感,反而,对可能导致他们遭到文化迟钝指责的行动或语言进行刻意回避。鉴于西方国家历史上在国内外所实施的恐怖的文化同化和消灭政策,他们有这样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

但民族认同感并不一定非要具有歧视性,建立这种认同感也并不一定需要强制。瑞士等欧洲国家的经验已经表明,用多种语言打造共同的民族认同感完全有可能。关键是要让所有学生都学会几种语言,这样语言就不会再成其为一种分裂因素。同样,一个国家的共同历史可以包括曾生活在那里的所有人民。

此外,教育激励政策也可以非常温和。没有必要像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在19和20世纪初所做的那样,强迫少数民族儿童上寄宿学校,重蹈过去可怕的覆辙。大量证据表明,货币和实物奖励可以显著提升发展中国家的入学率。

此类政策的难点部分在于执行所需的时间漫长。首先,各国需要招募足够数量的教师,能够以多种语言教授共同的课程。在美国,即使到了20世纪20年代,许多学校也依然在以移民的母语教学,因为这也是教师所说的语种。

此外,即使第1代所教授的拥有统一民族意识的第2代随之在成年后加入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生活,但至少在40年左右的时间里,人们也不能期望在民族认同感领域产生什么影响。而美国及其盟友从未想过在阿富汗待那么久。

20年的时间对于一场战争而言太过漫长,但对于建设稳定的民族认同感而言却又太过短暂了。因此,西方辜负阿富汗民众的期待并不意外,因为它从未愿意以有意义的方式促进阿富汗的民族团结。一旦撤军发生,阿富汗就会像以前一样四分五裂,只能在专治政府和内战之间做出同样令人不快的选择。

https://prosyn.org/gRTbAS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