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s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and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hake hands Mikhail Metzel\TASS via Getty Images

西方的信心危机

发自斯德哥尔摩——在这个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愤怒,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修正主义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毫不掩饰的野心为标志的时代,国际秩序变得日益无序,失调甚至危机重重。那么我们又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又将如何拜托它?

直到最近,我们还置身于二战后开启的仁慈的自由国际主义时代。战后秩序早在1941年就开始形成,当时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一艘停泊在加拿大普拉森西亚湾的船上起草了《大西洋宪章》。尽管希特勒在欧洲战场上节节胜利,但丘吉尔和罗斯福不仅下定决心要击败纳粹,还要为和平与民主的未来奠定基础。

他们取得了甚至连自己都意料不到的成功。在《大西洋宪章》之后先后诞生了联合国,布雷顿森林机构,全球贸易体系,《世界人权宣言》等等。在战后几十年的去殖民化过程中涌现了许多新的国家,曾经的敌人在多个新联盟以及一体化的整体架构下联合了起来。

中国伟大的“开放”政策和1991年苏联的崩溃标志着一场持续1/4个世纪的真正意义重大的全球性进步拉开了序幕。事实上,从标准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指标来看,它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25年。超级大国之间并未爆发重大战争,全球贸易扩大并推动了经济增长,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科学技术的迅速进步令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所受益。

但这几年来世界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充满理想主义和希望的政治已经被身份认同和恐惧的政治所取代。这一趋势在一个又一个西方国家落地生根,但其表现最为显著的则是两个使得前一阶段的奇迹般进步成为现实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

今天,英国这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政治辩论注定没有好下场。自2016年6月脱欧公投以来,英国一直在徒劳地寻找一种虚幻的主权概念以阻止其脱离欧盟后即将迎来的大规模国际势力和影响力流失。英国曾经为世界提供的那种全球政治家的姿态已经被狭隘的争吵所取代。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但特朗普治下的白宫接连出台的那些让人莫名其妙的政治举措则后果更严重。数十年来“白宫”一直是全球领导力的代名词;如今它变成了好战言论的发源地,甚至对全球秩序不屑一顾。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发表的官方国家安全战略描绘了美国为维护全球秩序而作出的努力是如何产生反作用和自我挫败的。它所设想的未来将完全充斥着主权国家之间的冲突。

对美国战略态势的修正本应是对俄罗斯侵略行径和违规行为(尤其是在东欧)以及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强硬态度的合理反应。但美国总统的第一本能应该是捍卫国际秩序免遭不断增长的威胁,同时作出调整以适应新的现实。应对气候变化,移民增加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将需要崭新的全面国际协议来保护主权国家的利益。

但可悲的是,特朗普白宫发表的声明似乎旨在破坏秩序,期望美国能在对未来全球统治地位的某种霍布斯式(每个人与每个人为敌)的斗争中脱颖而出。照此逻辑,国际贸易不应受规则和制度的约束,而应通过单方面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和扳手腕角力来制定规则。而像欧盟这样的机构——即旨在通过一体化整合来确保秩序和稳定性——就算不会遭到蔑视,也会被丢在角落。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只要经济能持续增长并避免严重的国内社会或政治动荡,特朗普政府的霍布斯式愿景就更具吸引力。毕竟随着全球规则的削减,中国在攫取其日益增长的海外影响力时将面临更少的障碍。

在这种情况下失败者无疑就是更广泛意义上的西方,这不仅意味着欧洲,还包括像印度这样继续秉承自由民主,经济开放以及构筑了冷战后那1/4个奇迹世纪的价值观的国家。

即使将最坏的情况排除在外,西方也将面对一个新的世界,那些新崛起者会对未来提出新的要求。因此,一众西方大国放弃过去几十年实现繁荣与稳定的思想和制度就是犯一个致命的错误。最重要的是,那两个对创建战后国际秩序负有最大责任的国家现在决不能走向这一秩序的反面。

http://prosyn.org/ZNXL6H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