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理顺西方联盟,应对不确定的世界

伦敦—2016年,英国做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脱离欧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许多欧洲国家继续与内部挑战搏斗。欧盟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更不稳定

让我们处于这一危险局面的是一些共同力量,而发达民主国家团结起来解决这些力量也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悲哀的是,趋势与此完全相反。西方需要与美国形成一致,但英国以及欧盟的国家政治让西方与美国渐行渐远。

欧洲内部存在三大主要挑战。其一是英国退欧,这是二十多年来英国最重大的政治事件。许多人认为退出欧盟是一个错误;但这是一大半投票公民的选择,因此我们现在必须落实它。这绝非易事。将投票转化为政策就像是拆弹:决定剪断哪根电线必须慎之又慎。

如果首相梅的政府在接下来的与欧盟的谈判中聚焦于真正重要的东西,我们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能够达成好交易。与英国保持紧密关系显然符合欧洲的经济利益,欧洲需要英国的外交、军事和情报力量。英国也需要与美国保持强大的关系,并继续充当跨大西洋安全轴心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