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on147_Gavriil GrigorovTASS via Getty Images_centralbankrussia Gavriil Grigorov/TASS via Getty Images

停止为普京提供战争资金

发自华盛顿—2月24日,也就是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的第一天,西方向俄罗斯支付了约5亿美元。这是欧盟、英国和美国采购俄罗斯能源的日平均价值,而且这个金额随着冲突不断延续也基本保持不变。尤其是欧洲实际上正在资助俄罗斯的侵略行径、对人民生命和生计的破坏以及一场大规模难民危机。这是为什么呢?

一个简要的答案是西方迟迟未能充分认识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意图究竟有多凶险。而对数百万乌克兰人来说,持续不断的资金流正在助长悲剧的发生。

俄罗斯经济状况的强项——和弱点——在其外贸统计数据都有所体现,而芬兰银行新兴经济体研究所则在上月发表的一份工作论文中对此进行了分析。俄罗斯的大部分出口产品为石油、石油产品和天然气(2019年合共价值2400亿美元),超过一半出口到欧盟,而其他出口产品加起来(485亿美元)还不到其天然气出口价值(510亿美元)。

中国购买了俄罗斯28%的石油,但只采购了5%的石油产品和1.1%的天然气。欧盟购买了63.9%的俄罗斯天然气,英国购买了另外4.5%。

可以肯定的是,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之外将使俄罗斯公司更难从欧洲能源用户处收到付款,但仍然有电报、电话、其他网络或第三方付款方式可以作为后备选项。

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完全停止为俄罗斯的天然气付费——或是在俄罗斯将部队撤回到2月24日边界之前将这些钱汇入一个托管账户里。俄罗斯的应对措施大概会是停止供气,但欧洲声称已有足够能源储备度过这个冬天,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为明年冬天做准备的成本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Digital Only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这些成本可能相当高昂,因为世界能源供应的任何中断通常都会推高石油或天然气(又或是两者)价格,这大概会影响到欧盟、美国和更大范围的全球经济。它还会使各国中央银行控制通胀的任务变得复杂。但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处理过了更大的问题,包括2020~2021年新冠病毒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自1960年代以来,德国的能源战略一直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虽然俄方的供应在冷战后期和苏联解体后都被证明是可靠的,但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可持续的安排。普京对乌克兰发动全面战争的理由——重回苏联时代的边界——对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这几个加入欧盟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生存造成了影响。一切照旧是——或者应当是——不可能的。

而剥夺俄罗斯每日外国现金流的影响取决于它能否使用自身积累的外汇储备来购买所需的进口产品,这些产品在2021年总值3800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25%)。采购西方国家的进口产品需要使用欧元、美元或其他西方货币,因为意大利或法国的出口商不太可能接受用黄金、人民币或加密货币付款。

俄罗斯中央银行一直在做准备:该行1月14日的外汇储备达到了6382亿美元的历史新高。而且与大多数中央银行不同,自2018年以来它存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美国国库券储备就相对较少了。

但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就能绕过欧盟牵头对其能源产品实施的禁运?美国的制裁显然可以禁止任何美国银行或其他实体与俄罗斯企业或政府部门打交道,而且已经在2月24日宣布了一些初步措施。而不太为人所知的则是适当设计的“二级制裁”也可以禁止美国银行为俄罗斯的第三方代理人安排的交易提供结算服务。为了让制裁生效,这方面的措施都需要得到欧元区当局还有英国的配合。

尽管欧盟打算制裁俄罗斯央行,但其具体措施仍不明确。如何具体落实显然会是一个挑战,因为没人确切知道该央行将自身储备放在了哪里。可信的报告显示它们也许是通过与欧盟或瑞士银行的交易被藏匿在了一些不透明的离岸市场。瑞士信贷投资战略分析师佐尔坦·鲍萨(Zoltan Pozsar)称俄罗斯可能有一半储备是以美元持有并用外汇掉期作为掩护。这些美元现货销售和远期购买意味着俄罗斯央行实际上是在用以其他货币发行的抵押物来借出美元。如果情况属实,这就进一步证实了该行需要获得美元的渠道来完成交易。

鲍萨担心制裁或制裁威胁可能会造成资金市场震荡。这个问题需要美国联邦储备局立即予以关注并与金融稳定委员会和其他相关机构展开合作。不过政策制定者在最近几十年间同样也经历过了更大的冲击。

此外应立即暂停俄罗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会员资格。这将向金融和货币市场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该国无法动用手中以特别提款权形式持有的储备。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措施相当于彻底背离了战后的各项规范。但这些规范其实早就在2月24日被普京撕毁了。

https://prosyn.org/hi8HtP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