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失败之国埃及?

开罗—愤愤不平的被推翻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和欢呼雀跃的促使军队推翻穆尔西的反对者形成了埃及不可调和的两大阵营,双方都反映并恶化着埃及深层次的问题。事实上,如今埃及已成为很大程度上不可治理的国家,只能靠慷慨的外国施舍过活。

穆尔西从来不曾满意过自己脆弱的地位。尽管他是民选总统,却选择了不民主的治国方式。他热衷于更换司法系统和公共检察官,声称他们与他的政府的反对者及其军队支持者(于2011年被打倒)沆瀣一气。穆尔西不能容忍对其所推行的保守主义宪法草案的反对。如此作风表明,他早已忘记了两年半前让温顺的埃及人民走上街头、推翻其前任穆巴拉克的结构性问题。

与穆尔西的治国风格一样为害甚深的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孤家寡人思维。几十年的迫害史给穆兄会的领导人灌输了一个观念——全世界勾结起来和他们作对。掌权让他们的偏执狂思维愈演愈烈。

穆兄会领导人相信,美国和埃及精英处心积虑要使他们失败。因此,他们拒绝与世俗反对者接触,让他们也能从政治蛋糕上分一杯羹。即使是更严格恪守教规的伊斯兰光明党(Nour Party)也没有参与政府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