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pence121_JrcasasGettyImages_inequalitybusinessmenmoney Jrcasas/Getty Images

哪种财富税?

米兰—对财富广泛征税早已不是新主意,但它们在美国受到了全新的关注。稳步升高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性引起了社会和伦理担忧,哪怕是在富人群体中也是如此。这一趋势,再加上社会流动性的下降,正在导致政治极化,而政治极化反过来又导致糟糕而反覆的政策选择。我们从历史中知道,不平等性的升高和社会和政治极化的加剧可能导致更加重大甚至暴力的结果。

幸运的是,关于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性程度、维度、历史和趋势的一流研究在日益增加。如果关于用税收政策来应对这一问题的要求增加,我们将有办法确定针对具体的目标,哪种措施最为有效。

听一听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竞争,你会发现不同的财富税方案确实有着截然不同的目标。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亿万富翁就不应该存在,”他似乎认为极端不平等本身便十分令人生厌。但其他人更关注不平等性对收入和财富分布的底层50%或三分之二人群的含义。比如,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希望对富人征税来支付雄心勃勃的社会安全和其他服务的扩张计划。

财富税本质上是一种降低投资回报的税收。3%的财富税将把10%的税前投资回报拉低到7%,相当于投资回报在兑现为收入时要被征税30%。但是,对税前回报征收5%的同种税相当于60%的税率,如果税前回报达到20%的话,相当于15%的税率。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别。这些例子表明,当财富税恒定时,对投资回报的征税幅度随着税前回报的增加而成比例地下降。

此外,富人一般能够持有相当广泛的资产类别,其中不少流动性很差。拜各种监管限制和无流动性溢价所赐,这些资产类别的税前回报一般较高。如此,对5亿美元的资产征收2%的财富税和对10亿美元的资产征收3%的财富税(沃伦的方案便是如此)将征不到那么多税。5亿美元的基准不会限制大部分人的支出能力,也不会妨碍他们投资于回报较高的流动性资产,这些资产的隐含投资回报增量税相对较低。

还有一个要点需要考虑:在当前制度下,投资收益的有效税率会随着递延期限的增加而显著降低。创办高估值公司的富人总是会持有股票,因此其资本利得的兑现会递延至很长时间之后——如果他们捐赠这笔资产的话,便是无限期递延。比如,如果兑现投资收益税率为30%,资产睡前回报率为15%,投资收益的兑现递延至25年以后,则投资回报的有效税率只有10.5%。25年的递延期让几近翻番的税后资产的税率下降了三分之二。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显然,递延对于有效税率影响巨大。而这碰巧也是富人和小康人士(比如顶层5%)的普遍做法。但是,财富税较难递延,因为持有大量没有实现市场价值的资产并非易事。

因此,在实践中,财富税而可能基于近似于资产实际当前价值的标准征收,也许是最近的投资进行略微折价。投资回报税则将继续基于实现收益征收。

财富税较难递延,并且其影响要取决于税前回报(成反比),因此,温和的财富税只会导致投资回报隐含实际税率较当前制度略微升高。

尽管如此,新财富税的反对者仍提出了不少反驳意见。其一——成功第一步论——认为,一旦财富税实施,就会随时间而提高。但美国所得税率的下降趋势并不支持这一论点。

第二个观点时生产率、增长和就业将受到影响。但我们真的相信,创办了高估值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富得其所)在获知他们的税后财富将减少(比如)120到80亿美元的情况下,就不会努力奋斗了?事实上,我们讨论的财富收益水平(10十亿美元以上)的增量与消费和生活方式基本无关。它们时成功和地位的信号。财富税会调整规模,但不会改变总体排序。

最后,一些人主张,他们应该能够保有所有财富,因为他们自己创造了这些财富。但这一论点忽略了现实:在美国,任何成功人士都是总体制度的受益者,这套制度让他们有办法和机会取得成功。

随着关于不平等性的争论的升温,已经形成了一个由富人组成的影响力团体,倡导温和财富税,只要这能够为底层50%工薪阶层扩大机会。对于直接向低收入家庭转移支付收入,还是通过扩大公共拨款、聚焦于教育和就业选择的社会服务才是最好的办法,则存在合理的分歧。

这是一项重要的争论,但是另一个问题。无论如何,当前的温和财富税方案理应得到严肃关注。解决美国经济灾难性的分配趋势有好办法,也有坏办法。但绝对最坏的选项是什么也不做。

https://prosyn.org/aHuN5L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