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稀缺的水的硬智慧

剑桥—在加利福尼亚州,住宅消费者会因为浪费水而被罚款。这一规定的目标是通过将居民用水削减20%来对抗严重干旱。麻烦在于居民用水只占总消费量的15%弱。其余用途主要是农业。即使实现了预期的削减量,它们仍然只占总需求的不到3%,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与此同时,在中国,30,000名工人正在试图改变天气,实施飞机人工降雨或用高射机枪发射凝结核,以期从天上“骗”点雨水下来。没有统计证据表明这种天气操控方式有效,但人工造雨者在美国特别是美国西部也是十分繁忙。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些无用政策我称之为“政治安慰剂”:政府采取措施向公民证明他们正在做些什么——一切!——缓和水短缺。安慰剂在医学中有用,但如果影响到根治病灶的努力,它们就弊大于利了。加州采取这样的措施就好比是让警察在开警车时大鸣警笛以营造他们正在于犯罪活动斗争的印象。是气候变化引起了更深、更频繁的干旱,由此造成的水短缺需要可能相当困难的新解决方案,光是抚慰公众是不够的。

挑战十分艰巨。在许多地区,地下水被视为属于采水地土地拥有者的产权,尽管水井用户是在绵亘数千平方英里的含水层上打水。结果是人们几乎没有动力保护地下水。与此同时,大量钻井降低了整个含水层,可能导致盐水入侵。此外,由于这一安排与产权挂钩,只有最勇敢的政客才敢于解决它。

在加州和德克萨斯州的一些地方,部分水以几乎免费的形式供应给消费者——通过几十年前建造的水坝、水库和水渠供水。比如,胡佛大坝(Hoover Dam)创造了美国最大的水库米德湖(Lake Mead),它建于大萧条期间,是罗斯福新政的一部分。即使联邦政府曾经想通过出售米德湖水获得投资回报,大坝的建设成本也早已收回。

与其他大宗商品不同,水价常常是一个政治决定,受补贴游说利益集团的影响。比如,德州和加州大部分农业用水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结果是浪费现象严重。在达拉斯和奥斯丁,一英亩尺(acre-foot)水的成本至少为150美元。但德州稻农只需要付10美元,而他们每年消费的水量相当于一场5英尺高的洪水。即使是种稻,也不必消耗如此大量的水;它们大部分被用来你淹死杂草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美国联邦政府需要干预水行业。只要这些扭曲状况存在,新技术就难以竞争。水部门的合理化将吸引新投资者进入市场。德州和加州农民需要停止种植水稻,而转为从越南等富水国家进口。相反,美国应该鼓励农民转向芝麻等其他作物,由政府分担耕种和收获芝麻所需要的机器更换成本。滴管技术等科技的采用让当前的用水方式显得原始而陈旧。

水部门应该效仿电力业的例子。20世纪下半叶联邦电力监管改革允许独立发电商使用现有输电线路。这些监管变化促使其他国家采取了美国模式,大减价和服务改善随之而来。如今,我们应该关上补贴之水的龙头,为持久水短缺找到真正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