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为更好的美国政治体系投票

坎布里奇——美国政治列车已经出轨,而且似乎比以往更难回到正确的轨道。人们都在互相指责,批评家把问题归咎于选区划分不公、经济不平等日益严重、竞选财务系统以及新闻报导的不平衡性。但公众无法直接解决系统中存在的这些真实缺陷。他们所能做的是解决另一个根本性问题:低投票率。

民主的美妙之处在于,如果民众投票就会带来变化。变化的速度可能不及人们的期望,候选人或许不总那么理想。但选民仍然可以塑造国家的未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今时代,很多人感到政治理想幻灭。在有权有势的富人操纵一切的情况下,普通民众感觉他们对选举结果没有影响。因此,他们认为自己还不如不登记、不投票。在年轻人和某些种族群体,尤其是拉美裔和亚裔群体中,这样的行为最为突出。

可以肯定,对美国政治的抱怨绝不是没有道理的。收入不平等一直呈上升之势,前1%的富翁手握着比例极不相称的财富,而中产阶级和下层人士收入却基本停滞不前。政治过多受到金钱的影响,全国步枪协会等利益团体影响力不可小觑就是最好的例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政界,绝大多数钱都用于广告和其他竞选活动,而不是落入贪官的腰包。但限制大额捐助者影响力过大的问题仍然是迫切需要解决的。应当推翻最高法院2010年所做的打开企业政治献金闸门的公民联合会案裁定。而且必须采取一致步骤实现更大范围的收入平等。

但公众有办法解决平等和竞选献金问题:那就是投票。如果待在家中不去为自己所喜爱的候选人投票,恰恰是强化了为竞选对手提供大笔捐助的权势阶层的影响。如果民众想要对国家的未来有发言权,就必须尽到自己的义务,选出最合适的候选人。

像往常一样,在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纲领包含强化累进税制、提高工资和提供全民医保等促进经济平等的政策。如果在议会得到充分的支持,克林顿就能颁布这样的政策。而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鼓吹的政策则截然相反:为富人减税、维持低工资和废除医保改革。

同样,民主党人希望推翻公民联合会,而共和党人则希望保护它。因为下届美国总统将有机会指定至少一名最高法院法官(甚至最多可能任命四个),为克林顿投票很可能几乎等同于投票废除造成选民政治希望破灭的法院决策。虽然无法保证一定能取得这样的胜利,但有一件事是可以保证的:有关如何操纵竞选系统的一篇愤怒的博客文章或者为没有胜选机会的第三方候选人投票不会起任何作用——甚至会让事情更糟。

事实上,较之投票给选举纲领更接近于“理想”选择的候选人,为表达抗议而将票投给不可能获胜的第三方候选人可能造成与个人价值观完全相反的效果。2000年,投给绿党候选人拉尔夫·奈德的290万张选票导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未能当选总统。

尽管并非所有投票给奈德的选民都支持戈尔胜过其共和党对手乔治·W·布什,但有证据表明他们支持戈尔和布什的比例差不多是2:1。如果奈德的支持者为主要党派候选人投票,他们就会为戈尔凑足获胜所需的票数——戈尔仅以537票之差丢掉了佛罗里达——而这些投票者则可以得到一位价值观与他们更加相似的总统。

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另一位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因很有可能从克林顿那里夺走选票,从而有利于特朗普。虽然克林顿或许不是那些斯坦因支持民众心目中的理想人选,但她的纲领无疑比特朗普更加“绿色”。但抗议性投票、再加上抗议性的不投票,可能造成绝对糟糕的最终结果。

鉴于英国6月全民公决退欧时的失败教训,这样的危险是赤裸裸存在的。当结果显示52%的选民投票“脱欧”,很多年轻人非常愤怒;几乎75%的18到24岁的年轻人希望继续留在欧盟。但其中只有1/3的人参与了投票。与此同时,65岁及以上选民超过80%参与了投票,而这些人大多支持脱欧。如果年轻人的投票率能够达到老年人的一半,那么很可能会改写最终结果。

有些国家已经找到了提高选民参与度的办法。比如澳大利亚规定必须强制投票,不参加投票者必须受到小额罚款的处罚;结果澳大利亚实现了平均94%的投票率,而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率却仅有57%。美国可以采取的相对温和的步骤是将选举日从��期二移到周末,以方便那些无法离开工作岗位的人。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有人可能会说投票需要积极性和努力,这样才能剔除那些不掌握信息或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但这种说法只适用于未能参与投票的一部分人。很多其他人,尤其是美国人,每天关注新闻并关心国家政治,但却在选举日那天呆在家里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投票无关紧要。但事实却是他们的投票将会决定选举结果。

在若干代表一提到特朗普的名字就嘘声四起时,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7月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对此做出了最贴切的回答:“不要起哄。要去投票!我们必须像念口头禅那样不断重复这句话,直到11月大选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