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chwarzer5_Thierry MonasseGetty Images_ursula von der leyen Thierry Monasse/Getty Images

乌苏拉·冯·德莱恩的任务清单

柏林——5年前,让·克洛德·容克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但其继任者乌苏拉·冯·德莱恩却面临着更为复杂的考验。

正如冯·德莱恩在其“欧洲议程”中所强调的那样,她的首要任务之一必须是“推动欧洲民主的新发展。”她可以在两个方面强化欧盟的民主合法性:一是在产出方面,通过确保欧盟在快速变化和外部挑战不断升级之际不辜负民众的期待,同时在投入方面,通过促进与欧洲议会的建设性合作以便展望未来。

但今天,欧洲议会却高度分裂和两极化,从而增大了建立稳定的亲欧洲联盟的难度。冯·德莱恩需要保守派和社会民主党人的支持才能通过立法,她还必须与绿党和自由派人士建立活跃并卓有成效的工作关系。她可能不得不以耗时和增加争议问题失败的政治风险为代价在特定领域形成灵活的联盟。

在近期选举后,亲欧洲派别保守的欧洲人民党、社会民主党、绿党和自由党在欧洲议会史上首次为制定跨党派政治计划而举行会晤。但却因议会无法一致推举委员会主席候选人而导致上述进程却陷入停滞,而且四党“联盟协议”也不再成其为一种选择。

但冯·德莱恩还是应当尽可能与议会进行政治接触,其中首要的就是她即将发给委员的任务书中所列出的优先事项。应当与新当选的议会团体主席讨论来确定这些优先事项。

促进与欧洲议会的建设性合作需要确切落实议会的事实主动权,与主席进行定期对话,还需要每一位委员会委员的持久承诺。冯·德莱恩必须能够依靠其团队掌控议会及欧洲理事会的复杂政治环境,还需要他们指导她让欧洲公众参与有关欧盟未来的辩论。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冯·德莱恩必须确保在制定委员的目标组合时充分考虑机构间关系。在前一届委员会中,副主席弗朗斯·蒂莫曼斯将处理上述关系作为他的一项任务。而在新一届委员会中,机构间关系——连同民主化在内——应当成为委员的全部目标。

这位委员应当由一位经验丰富的决策者来担任,因为他的任务极其重要——理想情况是他同时拥有在国家和欧盟级别的工作经验,既在欧洲议会也在理事会工作过。鉴于冯·德莱恩的党派关系,一位社会民主党人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无论最终选择谁,被选者都必须能够跨党派工作。

该委员与冯·德莱恩和委员会副主席直接合作,管理与欧洲议会和一般事务理事会的全面关系,并同时协助协调每个委员与议会间的互动。这方面的任务将包括筹备委员会的年度及跨年度计划,尤其是委员会与议会有关年度立法重点问题的联合声明。

此外,鉴于此类任务不需要政策专业化,这位委员可以辅助冯·德莱恩处理移民或欧元区改革等特别紧急、容易引起争议或其他需要付出额外政治努力才能取得进步的棘手事务。这位专员还可以确保内外政策领域所采取的行动——从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到与欧洲更广泛的邻国接触——能够保持一致的目标。

最后,这位委员还可以协助落实冯·德莱恩在其议程中所罗列的一个优先事项:那就是召开欧洲未来会议,此次会议最早将在明年夏天取得成果。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该计划将吸引公众、民间团体和欧洲机构的平等参与——将需要认真的管理和筹备,尤其因为冯德莱恩希望欧洲议会理事会和委员会能预先确定其联合目标和讨论范畴。

在上述及其他领域,委员会和议会的赌注都比上一届更高。取得民众要求的切实成果需要领导人在欧盟内部怀疑论日益严重且外部压力不断增大(包括来自中国等外部主体的干预)的情况下对瞬息万变的决策条件实现准确的把握。革命性技术变化和气候变化等史诗级威胁将导致挑战进一步复杂化。

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欧洲委员会和议会应当比以往更有意愿合作。上述合作应当包括委员会与议会携手对优先事项进行年度审查,以便评估进展并确定必要行动。

在欧盟成员国政府对超国家决策失去信心之际,上述进程变得尤为重要。除非欧盟机构能够证明自己,否则成员国政府可能会为提高效率起见而尝试绕过它们,并在小团体内展开合作。

确保与支离破碎的欧洲议会有效合作绝非易事。但对一个将此作为最高任务的委员会而言却并非不可能,该委员会还将引导一场有关欧洲未来的广泛公众辩论并以此来提升自身合法性作为目标。这样一个委员会是冯·德莱恩必须建立的。

https://prosyn.org/9U1Ayk8/zh;
  1. campanella17_Ryan Ashcrof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englihs Ryan Ashcroft/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Back to Little England?

    Edoardo Campanella

    The United Kingdom's bid to withdraw from the European Union is typically characterized as a dramatic manifestation of British nationalism. In fact, it has almost nothing to do with Britain, and everything to do with English national identity, which has been wandering in the wilderness ever since the fall of Pax Britannica.

    1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