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多极世界中的欧洲

柏林—关于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和西方都需要理解的一个问题是世界其他国家相对来说并不太关注这一事件。尽管西方与日本可能将此次危机视为对全球秩序的挑战,但其他大部分国家并不会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或者觊觎乌克兰其余部分感到危险。

随着乌克兰危机的展开,俄罗斯决策者和评论家大谈“后冷战时代的结束”,而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Dimitri Rogozin)甚至表示了欢迎新冷战的开始。如果认为俄罗斯语西方之间的冲突将再次决定整个国际体系、进而让俄罗斯重获从前的超级大国地位,那么这些一厢情愿的预言并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会发生。正如新兴大国对乌克兰危机的反应所显示的,世界政治已不再决定于欧洲发生了什么,即便欧洲正在酝酿一场大冲突。国际体系已变得多极化,非欧洲国家大可选择追求自身利益而没有义务在东方和西方之间站队。

极少有世界领导人怀疑俄罗斯使用武力损害乌克兰领土完整、改变其边境并吞并克里米亚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中国在随后的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弃权,这明确显示了中国领导人对克里姆林宫政策的不满。但近三分之一的联合国成员国用弃权或不参加联合国大会关于谴责俄罗斯行为的投票来传递同样强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