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克里姆林宫的戈培尔

莫斯科——苏俄时代,人人都知道自己受到监视。任何偏离官方认可标准的行为都将引起怀疑,并且极有可能遭到惩罚。苏维埃国家几乎与一切事物作战——外国间谍、阶级敌人、穿着牛仔裤或演奏爵士乐的普通人。怀疑与敌意、而非马列主义思想,主导着苏俄政权。

自从20世纪80年代初公开化的第一缕曙光照进俄罗斯后,人们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近距离接触那样的黑暗时代。当务之急再次变成保护社会免遭国内外敌人的威胁。事实上,永远保持警惕的民族精神是维持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超高民众支持率的核心所在。而在创造必要的公众氛围方面没有人的作用比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更重要。

曾在2011到2013年间任职副总理的苏尔科夫曾经当过普京办公厅的主任。他目前的正式身份是普京的外交事务顾问,但实际是普京政权的首席宣传员。是他首先在俄罗斯引入了“管理民主”的概念,并主导了格鲁吉亚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分裂。不久前,他再次主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吞并克里米亚,掀起了为上述行动赢得几乎普遍公众支持的狂热的媒体宣传。

苏尔科夫是亲普京情绪的主要缔造者,这种情绪越来越接近斯大林式的个人崇拜。苏尔科夫和斯大林一样是车臣血统,拥有高加索人典型的武力叫嚣心态。在他的监督下,西方想摧毁俄罗斯一直是克里姆林宫宣传策略的核心焦点。因此,乌克兰冲突已经被定义为又一次反法西斯斗争——捍卫俄罗斯真正的反西方身份。二战结束70周年庆凸显了当今俄罗斯面临的所谓威胁,如雨后春笋般在莫斯科竖起的广告牌提醒俄罗斯人胜利需要做出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