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营养美德

美国剑桥—几百年来,“吃啥变啥”的思想一直主宰着饮食理论。流行的解释很简单:我们的身体和我们所吃下去的食物一样,无非是一些化学物质。为了活得长、活得健康,为了使我们的潜能最大化,我们必须摄入正确的化学物质——也就是说,含有正确营养素的食物。不过,不久之前,这个说法有了不同的理解,表明我们对我们的饮食和我们自己的看法有了深远变化,而这一变化将对当前健康争论形成重大影响。

古希腊和古罗马医术都以预防为主。养生法——即通常所说的营养学——给出了一种为保持健康而设计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医生使出浑身解数救治患病的病人,但营养学才被视为最重要的医学活动领域。毕竟,有了合理的营养,我们说不定永远都不需要去看医生。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营养学是一种方案,旨在让生活有序,指导人们不要光靠吃喝,而是利用生活中一切影响身体状况的可以控制的方式,包括选择住所、锻炼、睡眠习惯、排泄、性活动以及被当今医学所忽视的领域:情感控制。

简言之,营养学既关生理,也关心理。医学界会给出一个人在同一时间应该如何吃的建议,以此说明一个人应该如何生活以及他应该属于哪种人。

传统营养学建议现在看起来颇为迂腐,一味地强调适度。比如,营养师会建议病人既不要吃得太多也不要吃得太少,在必要时睡觉但不要过长,进行锻炼但不要太猛烈,还要控制怒气和压力。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中铭刻一句话:“凡事皆有度”(Nothing in excess),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也认为这是通往完人之路的黄金法则。

如今,人们对减肥餐趋之若鹜,永远热衷于寻找能够解决复杂状况的简单手段,这使得一切节有度显得不合于时代了。但营养学的观点——健康和道德是同一硬币的两面——却是根深蒂固的。毕竟,基督教将饕餮列为七宗罪之一,而节欲则属于基本美德之一。

适度是件好事,而且对你有利,因此它便成为指导性思想:通过将医学建议扎根于强大的社会价值体系,营养学千百年来一直主宰着医学。拒绝营养学建议不啻于拒绝到的智慧。

这种将医学和道德合而为一的做法在今天看来是幼稚的、反科学的,这要归因于“营养科学”——19世纪和20世纪,它作为正式的学科取代了传统营养学。如今,营养科学专家更可能给出监控胆固醇水平之类的建议,而不是适度这种整体的、尝试性的建议。饕餮曾经是一种罪恶;而如今,肥胖成了一种疾病(或其他疾病的“风险因素”)。

从表面上看,科学的进步是通过忽视道德问题修正物质因果关系取得的,因此这一转变被认为是一种进步。但将“好”与“对你好”区分开来限制了现代营养科学知识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并最终妨碍了改善公共卫生的目标。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历史潮流不可阻挡。但现代社会处理过度的方法——不管是人们的饮食还是生活方式——值得深思。比如,关于肥胖现象激增的一个看似颇有道理的解释是全家一起吃饭的情况越来越少了——这使得儿童可能被催促“多吃点”,即使在“吃太多”的情况下仍然被要求“多吃点”。在如今的“吃-动”(eat-and-run)文化中,人们越来越倾向于想吃就吃,而不在意周围反对的目光。每个人都在单独进食,而社会却在一起发胖。

对于如今的饮食乱象,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但我们可以做出集体决定,不仅要重新审视我们吃了什么,还要反思我们吃的方式,重新认识一起进食的内在价值。一起进食不但是好事,而且对你也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