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阻止委内瑞拉收获悲伤

加拉加斯——两年前,基辅和加拉加斯爆发了公众抗议活动。尽管乌克兰的尊严革命迅速取得了政权,但委内瑞拉却经历了一场缓慢的政治变革。但委内瑞拉反对派在12月6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取得了三分之二多数席位,革命的进展也因此大为提速。

虽然马杜罗总统在大选之夜接受了失败,但其政府扬言将无视国民议会颁布的任何法律,并已另行委任不符合宪法规定的公社大会。此外,他还利用国民大会的跛脚鸭会议占领最高法院,并公然呼吁支持者阻止新当选议会于1月5日就职。就像两年前的乌克兰一样,现在的委内瑞拉正在走向宪政危机。

但委内瑞拉和乌克兰有着更为古老而可怕的相似之处:即1933年由苏联人为造成的灾难性饥荒。1932年斯大林迫使独立农民——富农——加盟大型集体农场导致330万乌克兰人和波兰人在第二年因饥饿而死于非命。

灾难的起因是斯大林深信富农拒不将藏匿的粮食交给苏维埃政府,他以此为依据征用种粮,并认为这样做就会迫使富农用藏匿的粮食来做种子。但藏匿的粮食其实并不存在——因此1933年农民没有种子来种植庄稼。斯大林将随之而来的粮食生产崩溃归咎于饿死和行将饿死的人合谋欺骗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