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以委内瑞拉为鉴

坎布里奇—当我们听说一位朋友横遭不测时,我们会感到同情和一种眩晕感。我们不知道它是否会降临到我们头上:这一不测是因为我们碰巧不曾具有的某种特殊性格造成的吗?还是我们也像他一样脆弱?果真如此的话,我们如何避免相似的命运?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国家。7月16—17日的这个周末,委内瑞拉人民有机会在最多12个小时内穿越边境进入哥伦比亚。这个事件让人想起了柏林墙的倒塌。超过135,000人抓住这个机会前往哥伦比亚购买基本必需品。他们跋涉数百英里,用手中的现金换取外汇——所换来的钱还不到官方食品和药品价格汇率的百分之一。但他们仍然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国内饥饿、短缺和绝望遍地。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国际媒体报道了委内瑞拉经济卫生体系个人安全以及宪政规则和人权的崩溃。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全世界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而时间距离历史上历时最久的石油价格繁荣结束仅仅两年。为什么?其他地方也会如此吗?

好吧,特殊的情况各有各的特殊,因此不能一概而论。但这会让我们感到一种错误的安全感;合理地分析委内瑞拉的经验可以给其他国家带来重要教训。

委内瑞拉危机不是拜坏运气所赐。相反,是好运气给了这个国家吊死自己的绳子。这场危机是政府政策的必然结果。

在委内瑞拉的例子中,这些政策包括征用、价格和汇率管制、在繁荣期过度借贷、反商业监管、边境封闭,等等。不妨看看这个小小的荒谬情况:总统马杜罗数次拒绝批准印制大额钞票。目前,最大面额钞票价值不足10美元。这给支付系统和银行和ATM机的运行带来了一场浩劫——也是一场难以形容的公害。

因此,要害问题是:为何政府采取有害政策,以及为何社会还能容忍?委内瑞拉所陷入的混乱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事实上,它是信念的产物。

政策是疯狂还是正常取决于我们用来解释我们所居住其中的世界的性质的概念范式或信念体系。一种范式下疯狂的政策在领一种范式下可能是很正常的常识。

比如,1692年2月到1693年3月间,神志正常的马萨诸塞人民将矛头对准了巫女,把她们吊死。如果你不相信巫术,就很难理解这种行为。但如果你相信有魔鬼存在并接管了巫女的灵魂,那么上吊、火烧或用石头砸她们的身体就是相当正常的公共政策。

委内瑞拉查韦斯主义的范式将通货膨胀和衰退归咎于不诚实的商业行为,必须通过更多的监管、征用和抓捕管理人员来进行控制。摧毁人事和组织被认为是正确的步骤。通过处置这些巫师,国家就能恢复正常了。

社会用于理解他们身处其中的世界的性质的概念范式不可能只锚定于科学事实,因为科学充其量只能构建个体信念的真理;它无法形成一个支配性的新年体系或让结果具有道德价值。

政治是关于代表和替代信念体系的演化的学问。哈佛大学的拉斐尔·迪特拉(Rafael Di Tella)说明了决定公共政策选择的基本因素是公众的信念。在人们认为贫穷是不幸的国家,他们希望再分配;在人们认为贫穷是懒惰的国家,他们不希望再分配。如果人们认为企业是腐败的,他们希望更多的监管;而当监管足够多时,只有腐败的企业才能成功。因此,信念甚至可以是自我延续的。

以美国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为例。按照他和他的许多支持者的说法,领导美国的是一群被伪装成盟友的精明的外国势力摆布的低能。自由贸易是抢夺美国就业岗位的墨西哥图谋。全球变暖是中国人炮制出来摧毁美国工业的。

按照这一逻辑,美国应该停止充当创造基于普世价值和规则的运转良好的全球秩序的领袖,而要用力量让其他国家屈服。在当前范式下,如哈佛大学的��瑟夫·奈(Joseph Nye)所言,这意味着单方面毁掉美国最重要的“巧”实力源泉。但根据特朗普的世界观,这是前进的步骤。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英国投票脱离欧盟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也是如此。移民和欧盟规则真的阻碍了英国的进步,因为这脱欧将开启更大的繁荣之路?还是自投票以来的经济颓势表明了一体化和欧洲人的自由迁徙对于英国自身的活力至关重要?

委内瑞拉所突显的危险——英国可能很快也将突显这一点——是不健全的新年体系可能对国家福利造成怎样的伤害。毁掉了委内瑞拉的特殊的查韦斯主义教条极有可能最终不堪其自身的巨大失败而崩溃,而其他人应该从中汲取的教训是采取可能不健全的信念体系会造成怎样的代价。在信念范式整体变迁的问题上,委内瑞拉说明了这样的经验真是不可承受之重。